第115章 原始社會種田記(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喬越獻寶似的展開一塊零碎的獸皮, 在一旁忙活的阿金伸長脖子瞅了瞅,獸皮上放著兩塊烏漆嘛黑的小石頭,他一臉茫然:“是黑石啊。”

    幾年之前附近地動過, 搖得還挺厲害,之後就發現距離烈陽部落不遠的某匹山脈垮塌了一些, 山腳處崩開個窗口, 露出來的岩層黑漆漆的。路過那邊的勇士上前去看了, 摸過就是一手黑, 故取名黑山, 那石頭被稱作黑石, 部落裏有不少人用黑石做標記。

    這真不是稀罕玩意兒,阿金就沒搞懂他越哥拿這麽個不值錢的忽悠嫂子是什麽心態?

    出人意料的還在後頭,他嫂子看到黑石就跟見著寶似的,仔細看過之後更是一臉欣喜, 感慨說這部落當真占了個好地方, 物資真是太豐富了。

    他們用來畫標記的小石子是煤, 看著應是煤炭原石, 就是不知道含碳量有多高, 品質如何。鬱夏問喬越燒過沒有,煙塵大不大?喬越搖頭,說還沒測過,他計劃去黑山看一看, 多挖一點回來。

    這個是喬越剛剛才發現的,目送老婆出門之後, 他想著去換鹽總歸得要半天,一時半會兒回不來,就在鬱夏走得沒影了以後回去接著做事情,半路上偶然看見有個小孩蹲在地上塗來畫去。

    小孩手上捏著個黑漆漆的石塊,當時喬越就潔癖發作了,看對方玩得那麽髒,他正要挪開視線快點走過去,發現那石塊看著有點眼熟,他壓下心裏那點不適,湊近些看了看,發現是煤炭原石。

    燒了一段時間柴火之後,突然發現附近可能存在煤礦,心情可以說相當激動了,他目不轉睛盯著小孩子手裏的黑石塊塊,眼神之火辣,就像看到穿著三點的心上人似的。那孩子認識喬越,聽人說過他是部落裏的神射手,看喬越蹲過來他還有點不好意思,磕磕巴巴介紹起他的畫作。

    拋媚眼給瞎子看說的就是他,喬越壓根沒在欣賞他的作品,全部的關注都給了他握在手裏的煤炭原石。

    “黑石頭還有嗎?能不能送我一塊?交換也行。”

    聽到這話,那孩子低頭看了看手裏握著的黑石塊塊,又仰頭看了看好像有點傻的神射手,他跟著就站起來,敦敦往自家山洞門口跑,邊跑邊喊說:“阿姆!阿姆!再給我兩個黑石塊塊,阿越哥哥想要我們家的黑石塊塊!”

    這一嗓子下去,附近幾個山洞都有人捧著黑石頭出來,說自家有,多得很讓他隨便拿。

    “你是不是忙著做果幹沒去撿?來,我這兒有,要幾塊拿幾塊。”

    “還要幾塊拿幾塊呢,這個黑石頭除了寫寫畫畫還有什麽用?一塊就能用好長時間。”

    “我們用得快還不是臭小子整天在山洞裏畫這畫那……”說到這個,幾個女人同樣露出了頭疼的表情,說家裏能畫的地方都讓他畫滿了,洞壁上黑漆漆的難看得很。

    喬越差點加入到中年婦女的吐槽大會,好不容易才脫身出來,看著用碎皮子包著的兩小塊煤炭原石,想到部落裏拿這個當筆用,給小孩子畫著玩……感覺真是一言難盡。

    因為阿金在旁邊,他沒在這節骨眼上吐槽,準備晚上沒別人了再慢慢同老婆說,結果阿金先一步發問了。他聽到鬱夏問燒過沒有,恍然大悟:“嫂子你是不是又想到好吃的了?這個黑石塊塊也耐得住燒?能打成鍋?烤肉好吃?”

    想到當初的石板燒,再想到後來的火鍋,還有雜菌湯,包括部落裏正在做的蔬果幹。每一次都是這樣,嫂子突然一個想法,越哥就帶著他們幫著做成,剛做完幾批果幹,現在輪到黑石塊塊了???

    見他主動問起,鬱夏沒錯過這個機會,順勢說:“以前聽人說過一件稀奇事,聽說有種黑色石塊能當柴燒,非常好燒。我沒見過,當樂子同你們越哥說了,他就找回這個。”

    這是在心上人麵前裝逼,然後裝劈叉了吧?

    阿金看他越哥一眼,心說嫂子不認識這個是因為巴蛇部落沒有,你還能不認識?拿這個騙嫂子玩你圖個什麽?看嫂子是真心實意在開心,好像真發現寶了,阿金覺得自己有必要說點什麽,不然等她燒過發現這就是廢物,得多失望?

    “嫂子你聽我說,這個叫黑石,我們部落周邊很多,不值什麽。”

    “真的,你要是喜歡我這就給你背一筐回來,可真沒聽說它能當柴燒。不騙你,部落裏平常拿這個做標記,我們沒什麽可標記,就沒去撿……這真不是你想的那種寶貝。”

    喬越真想問一句:放著煤不燒還結隊去伐樹,你們到底是咋想的?

    再想到他過來這麽長時間,今天才發現附近還有煤礦,他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不管是南大陸或者北大陸,最難捱的都是雪季,要度過雪季就是得屯糧得保暖,羊絨衫包括皮襖都是保暖的好東西,柴火是另一樣。但是柴這個東西,它囤起來占地方也不太耐燒,喬越還在琢磨這個事,結果瞌睡就有人送枕頭,他發現煤了。

    附近的煤層含碳量如何品質高不高得實際去看過並且挖回來燒過才知道,不過別管它品質如何,都可以說救命了。

    燒煤怎麽說也比伐樹劈柴來得強,會有煙塵,但是燒柴也有啊。

    都不需要綜合比較,這個煤礦一定得利用起來,它能解決很多問題,太方便了。

    阿金可勁兒在旁邊潑涼水,聽他說完,喬越表示這應該就是傳說中那種能代替幹柴使用的黑色石頭,讓鬱夏別聽那傻蛋的。

    “越哥你瞎說,你騙嫂子,這個黑石塊塊部落裏沒有不認識的,隨便問誰,你去問他們這能不能燒?”

    喬越更正了阿金錯誤的邏輯:“你也認識山林裏那些菌菇,你覺得有毒,後來證明能吃。菌菇都能燒成一鍋雜菌湯,黑石塊塊怎麽就不能當柴用?你試過?沒試過你這麽自信?”

    阿金本來十分篤定,聽喬越說完他心裏虛了,他盤腿坐在旁邊想了半天,覺得很有道理。大家都用黑石塊塊做標記,但誰也沒燒過,萬一他就是那種能燒的石頭呢?

    雖然聽起來像在做夢,試一試也不虧什麽。

    他三兩下把鹽裝完,將清空的劣質獸皮袋堆在一起,跟著就要拿背簍,說這就去背一筐回來燒燒看。

    “你知道方向?”

    “就嫂子你不知道,部落裏人人都知道,黑山在火球落下去的方向,往哪邊走,多走一會兒就能看見了。”

    難怪,早先為了擼羊絨鬱夏把附近都轉過,按理說不該有遺漏,結果黑山在西邊,她在西邊收獲不大,就沒走多遠。

    眼看阿金走到山洞門口了,鬱夏讓他等會兒,說不急。剛從飛羽部落換了鹽回來,都沒顧得上喝口水,又來個煤礦:“不差這點功夫,黑山明天再去,明天騎牛去。”

    石頭處理完他的蛋蛋,剛過來,想弄點吃的,就聽見鬱夏說“明天騎牛去”,他腿一軟,扶著石壁才站住。

    “明天騎牛去哪兒?還獸皮袋嗎?”

    看他一臉發虛,臉上明晃晃寫著慫,鬱夏盡量安慰他,讓他留下來看家,明天不用跟。石頭悄悄鬆了口氣,他心裏還是好奇,聽鬱夏這話,不像是去還袋子。剛把背簍放回去的阿金就告訴他,他們準備去挖黑石塊塊。

    “嫂子說,她聽說過有種黑色石頭能當柴燒。越哥說,就是我們從黑山腳下撿回來的黑石塊塊,我感覺沒這麽巧,準備去挖點回來燒燒看。”

    石頭也覺得不靠譜,不過,他越哥和他嫂子幹過不靠譜的事太多了。以前部落裏聞牛色變,現在呢?雖然差點磨傷了蛋蛋,他也是騎過牛獸的人了。

    騎牛啊,那是別人想也不敢想的壯舉。

    哪怕心裏有再多懷疑,想到說這話的是他嫂子,那黑石塊塊別人拿著不能燒,給他嫂子沒準就能燒呢。

    聽說附近存在煤礦,本來應該興奮的是喬越和鬱夏,煤炭能為他們解決很多問題,結果心癢到睡不著覺的反而變成了阿金和石頭。他們沒那個眼界看到黑石塊塊的價值,就是好奇,從來沒聽說過石頭能燒,石頭燒起來又是什麽樣子?

    之後這天,他們心裏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石頭留下來看家,鬱夏帶著喬越和阿金走了一趟,帶喬越是去評估煤礦品質和價值的,至於阿金,需要他帶路以及挖煤,鬱夏為二位勇士牽牛。

    過去之後就發現,黑山是真的黑,從開出來的窗口可以看見岩層漆黑一片。喬越過去看了,看過之後使喚阿金挖一挖,阿金一邊挖,喬越一邊選,他戴著獸皮粗製的工作手套,將碎石剔除出去,選了兩筐煤石,一左一右掛在牛背上,然後脫下手套丟進筐裏。

    “行了,回吧。”

    這座所謂的黑山可以叫煤山了,煤石品質很高,也難怪部落裏能用它來做印記,因為煤化程度很深,碳含量天然高。

    喬越迫不及待想回去敲碎了燒燒看,燒著好的話,今年的雪季烈陽部落就太好過了。南大陸原就不像北部那麽冷,裹上毛絨絨的獸皮,再燒點煤炭,別提多暖和,要是能往炭盆上弄個燒烤架子,那生活就更幸福了。

    這天的實驗當然取得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