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原始社會種田記(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當你習慣了什麽都有, 突然變成什麽都沒有,茫然是一定的,鬱夏用了點時間來觀察周圍, 邊看邊在心裏打表格,盤算自己能做什麽, 又該先做什麽後做什麽。

    擺在麵前的事情太多, 要全羅列好也挺費腦袋, 鬱夏想了想, 甭管到哪兒, 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衣食住行, 解決衣食住行的問題之前,又得搞明白另一件事,她得確定現在是什麽季節。鬱夏記得在電影裏麵小姑娘在青石部落生活了小半年,這半年樹木蒼翠雨水豐沛, 那現在應該是雪季結束之後, 雨季到來之前, 用她習慣的說法就是春天。

    這樣還好, 因為哪怕在南部地區, 要在雪季覓食也相對困難,鬱夏見過的世麵大,認識的蔬果菌菇不少,加上原始社會人口密度並沒有那麽大, 現在大自然提供的物資遠遠多過人的需求,她不怕找不到吃的, 怕時間不夠去儲存食物。

    假如是秋天,要同時解決溫飽兩個問題會很趕,好在是春天。他們有足足半年的時間提升生活質量為第一個冬做準備。

    現在倒不急著屯糧,鬱夏覺得有必要趕製一批生活用品,鞋是其一,還有雨季到來之後經常要穿的鬥笠蓑衣,她摸了把隻墊了張皮子的石床,計劃抽空紮個草墊,再灌個寧神助眠的藥枕。

    說到藥枕,等腳傷好全,跟部落裏其他女人去采集的時候可以順便采些中藥材回來,炮製好的中藥材能放很長時間,有備無患。

    這麽一盤算,哪怕即將到來的是食物易得的雨季,他們也閑不下來,得在雨季把山洞規整得像樣一點,缺什麽趕緊添上,從雨季快結束就得做肉幹果幹曬堅果以及菌菇,盡可能多的為過冬儲備糧食。還得囤積柴火搗鼓出一套保暖的裝備……

    想到這裏,鬱夏試了試手上的握力,再回憶了一下喬越的身板,看著倒是還健康,卻談不上健壯,與剛才找他同去打獵那人就不好比。這麽瞧著家裏還需要有個勞動力,馬或者牛都是不錯的選擇,一能代步,二能負重。

    鬱夏環抱著雙腿用膝蓋托著頭,眼神放空一陣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就是小半天,剛才吃那個水果已經消化掉了,她在猶豫要不要再開一個,還是忍耐一下等喬越回來生火做點什麽,就聽見山洞外麵一陣嘈雜,起先聲音還遠,不多時就近了。

    同喬越一起過來的有兩個男人,其中之一已經見過,另一個看著年輕一些,仿佛才剛成年,看著也瘦,身板同喬越差不多。鬱夏看著他們人手兩三隻死雞,內心也挺絕望的。

    正想說讓你逮雞是逮回來養,養著讓它每天下蛋……喬越就主動承認了錯誤,說沒拿捏好輕重不當心給它弄死了,說完跟獻寶似的把抱在懷裏那兩隻放到石床前麵,討好說:“夏夏你看,這有活的,我們先把死雞吃了,我明天再去給你捉活的。”

    站在山洞入口那頭的壯漢就抗議了!

    “越哥你明天得陪我去獵黑豬!你答應我的!”

    “讓石頭給你逮雞,我們去獵豬!分豬肉給他!”

    鬱夏看著兩隻嚇得瑟瑟發抖的小母雞死命往她跟前撲騰,它們扇著翅膀上了石床挨到自己身邊才踏實一些。找到靠山之後還回身怒視喬越,凶他一臉。

    突然有點手癢,想一巴掌拍死它們。

    看在蛋的份上,算了。

    喬越像是沒聽到壯漢的抗議,他瞅著小母雞一本正經說:“夏夏你不能這麽慣著它們,不能讓它們上床。”

    說著又停頓了一下:“先養兩天看看,又不聽話又不肯下蛋就殺來吃肉,給你補身體。”

    被無視的大個子很不高興,他走近點強調自己的存在,重複說:“我們明天去獵黑豬!豬肉耐吃!”

    對喬越來說老婆的要求必須是排在第一位的,他正要表示拒絕,鬱夏插了句嘴,問:“獵黑豬危險嗎?是不是挺危險的?”

    大個子名叫阿金,聽了這話得意說:“黑豬比牛獸好獵,肉多,比雞有吃頭。以前獵豬經常要受傷,跟越哥一起就不會,越哥是我們部落射術最好的。我力氣大,越哥射得準,石頭跑得快,我們天天一起打獵。”

    阿金日常吹喬越,吹完盯著鬱夏一陣猛看,說:“越哥喜歡你,你要雞就給你逮雞,還拿獵物換果子給你,你要對越哥好,給越哥生娃,不許跟別人。”

    部落裏的女人就喜歡找塊頭大的,喬越和石頭本來是無人問津的款,反倒阿金這個漢子人緣還行。這兩年喬越射術一日千裏,他很會打獵,哪怕雪季也能找到吃的,部落裏的女人才對他改觀。尤其天寒地凍那段時間,有不少女人同他示好,他一個沒看上,倒是太粗太长活还好外出一趟相中了青石部落的女奴。

    要阿金說,這女人是好看,不過她個子這麽嬌小,看著就不能生,不知道越哥喜歡她哪裏。

    喬越在阿金心裏就是偶像級別的存在,也難怪他挑剔鬱夏,鬱夏聽大塊頭衝她喊話,就覺得好笑,笑過了滿是配合保證說一定對你們越哥死心塌地,好好跟他過日子,保證不會多看別人一眼。

    阿金沒想到鬱夏這麽好說話,反倒不好意思起來,撓撓頭說:“你人還挺好的,你放心待在我們烈陽部落,跟著越哥天天有肉吃。”

    這是哈士奇養了條藏獒,藏獒還對哈士奇死心塌地?

    鬱夏忍笑忍到肚子疼,阿金還在說,說決定了,明天先去獵黑豬,有時間再去給她逮雞,說著說著又吐槽起巴蛇部落:“你是不是從來沒吃過黑豬肉?你們巴蛇部落的勇士都是廢物,連黑豬都不會獵,就給你吃雞?”

    吃雞?

    阿夏在她老家並沒有雞吃,她多半吃素的。

    至於自己,往上數幾個世界,隻要條件允許,一周七天鬱夏有五天都在吃豬肉,各種吃法,黑豬還能比肉豬美味?

    鬱夏感覺他口中的黑豬肉大概就和野豬肉差不多,肉質偏老,可能還帶點膻味兒,哪能比野雞好吃?

    不過看看阿金這個塊頭,吃雞可能還真不頂飽。

    看他們帶回兩隻活雞五隻死雞,鬱夏使喚喬越去燒水,準備把雞收拾收拾,又問阿金和石頭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

    阿金伸長脖子看他心裏高不可攀的偶像被這麽個瘦瘦小小的女人使喚去燒水,他又想數落鬱夏。賣力氣的是男人的活,采集以及其他所有事情都應該由女人做,男人是部落立足的根本,是勇士,哪能讓女人指揮得團團轉?

    還有!這女人也太太太太敗家了!

    她放著黑豬不要,非要越哥逮雞,死雞不喜歡,還喜歡活雞,好不容易帶著雞回來了,這幾隻他倆按理說能吃一兩天,結果這女人真的不會過日子,她竟然邀請大家留下來一起吃……

    誰家不是到吃飯之前就攆人,哪有嫌家裏食物多了讓別人幫著吃的?

    阿金又要叨逼,石頭趕緊拽他一把,拿眼神去瞄越哥忙碌的身影,婉拒說不用了,他們是幫忙送獵物過來,過來之前已經把屬於自己的部分拿回去了。

    “是這樣?”

    “那就不勉強你們了,多謝你們幫忙。”

    兩人都餓了,放下獵物準備走,阿金是被石頭拖著走的,都要走出去了還是沒忍住回過身說了一句:“你以後別隨便留人吃飯,遇上厚臉皮的能把越哥吃垮了。”

    鬱夏真給這話嘮跪了。

    她問說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純粹是不知道食物已經分配過了,既然分配過了不回去折騰吃的還杵這兒給她講人生哲理,大塊頭迷弟本質暴露無遺。

    阿金和石頭走出去之後還在鬥嘴,等到聽不見他倆鬥嘴的聲音鬱夏才捧著臉頰調侃喬越說:“阿越你現在本事挺大的。”

    喬越有點小得意,問鬱夏想怎麽吃,鬱夏一邊安慰靠在旁邊瑟瑟發抖的小母雞一邊琢磨這個條件:“待會兒把火生起來,我給你做烤雞,雞頭雞脖子雞心雞肝放一邊,晚點用石鍋燉個雞雜湯。”

    說到雞雜湯,鬱夏問喬越說蔥薑蒜有沒有。

    “附近肯定有,隻不過那味兒衝又不頂飽,恐怕沒人摘。”

    想想也是,鬱夏又在本來的計劃上加了一項,說過幾天規劃個小菜圃,蔥薑蒜包括辣椒能找到的都種上,問喬越說鹽呢?烈陽部落的鹽從哪裏來?

    “飛羽部落的地盤上有個挺大的鹹水湖,我們拿獵物和皮毛同他們換粗鹽,”喬越一邊忙活一邊給鬱夏解釋說,這邊很多東西初見雛形,好比已經有最原始的紡線技術,紡輪問世了,織布沒人會,紡出來的線也比較粗糙,也就是捆點東西用。像草鞋是沒人編,要是某條路上有很多尖銳石子,不好走,他們就把厚實的獸皮裁一裁綁在腳底……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