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彩票中獎之後…(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到這地步, 銀行清白已證,他們反過來準備控告邱勳傑,也不是為了名譽損失之下的賠償, 主要是想借由上訴的行為在社會上造成影響,得讓人知道我們銀行是占理的一方, 我們沒問題, 他蓄意敲詐, 從而穩住因為這場風波對銀行係統存疑的客戶。

    銀行方麵請了當地最出名的律所, 整理了太粗太长活还好幾個月的數據, 用以證明邱的不實言論造成了銀行利潤的下滑, 達到多大比例,還在訴訟書裏寫了個天文數字要求賠償。

    代理律師明明白白說了,這個訴訟能贏,但就算贏了法院也就是讓邱勳傑賠個三五萬, 再有就是要求他登報發新聞稿發微博替銀行恢複名譽……銀行負責人認可律師的說法, 他們本來就是想把事情鬧大, 鬧得越大越好, 鬧大了才有人關注, 關注了才知道銀行是無辜的,整件事都是那位邱先生自己做的局。

    銀行和律所達成一致,他們流程走得飛快,一方麵提出訴訟, 並且通過媒體向社會傳達了己方追責的決心。

    邱勳傑那些狐朋狗友本來還在為他搖旗呐喊,說銀行就是坑了邱哥的錢, 一千多萬呢就剩個零頭,真夠黑了。結果一轉身,Y市新聞台就報道了最新進展,記者采訪了負責辦案的警察,警察在全體市民麵前還銀行公道,表示係統的確沒有漏洞和異常,請儲戶們放心,至於這次的案件,警方還在深入調查。

    剛接到報案的時候,哪怕聽說涉案金額高達千萬,警方並沒有覺得這案子會十分困難,現在他們感覺到壓力了。

    用個簡單粗暴的邏輯,邱某和銀行產生糾紛,兩方總有一方出現了問題,既然已經確定不是銀行,那就隻能是邱。但是,具有豐富辦案的老警察們又覺得邱的反應不像是偽裝出來的,這就走進了死胡同,針對這個案子,警方內部爭議也不小,聽同事不停說邱勳傑不可能偽裝得這麽完美,他看起來的確是丟了錢,並且真的不知道自己欠了債……

    就有看證據說話的極端理智派撂下一句出自福爾摩斯探案集的名言: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現在已經證實了銀行是清白的,你們又不肯接受邱勳傑有問題這個說法,是想讓我相信這背後還有第三人?這個第三人不僅恨邱勳傑入骨,並且還是個能侵入全世界任何安全係統的頂尖黑客,他開了一道你們誰也找不到的門修改了邱勳傑的數據,且偽造了一份清單,還幫他借了網貸?做這麽多事就為了看他痛苦看他垂死掙紮。你覺得我們現在是大海撈針去找這個見了鬼的第三人?還是沿著邱勳傑這條線繼續排查?”

    “假如事情是邱勳傑策劃的,我們要查;假如不是他策劃的,那就更有意思了,為什麽這個所謂的第三人在茫茫多的儲戶之中偏偏選中他?這不是隨機的,肯定有理由。”

    這點倒是得到了全體警員的一致認同,邱勳傑是一切的基點,他的故事是最重要的。

    警方為這個案子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邱勳傑和他女友連嫆打了一架。

    連嫆看到警方為銀行澄清的新聞,感覺她男朋友完了,他口中不翼而飛這一千萬鐵定拿不回來,跟著還要吃官司,這種男朋友留著過年?連嫆給他發了條消息說這兩個月太累了,希望暫時分開,冷靜冷靜。

    邱勳傑看過以後能受得了?

    當初他發達了,連嫆想方設法攀上來,現在出點事就想跑,這還不是婊/子?

    他忍著怒氣,問人在哪兒。

    連嫆還不說,邱勳傑就在屋裏頭找了一圈,收拾出一大堆東西,說是她留宿的時候放這邊的,要分手自己來拿。

    這裏頭衣服包包化妝品包括首飾都有,連嫆舍不得,就和他約了時間,她過來拿上東西想走,遭遇到一連串的質問,接著爆發出激烈的爭吵,然後就打起來了。

    動靜太大,隔壁那棟的聽到以後報了警,警察闖進來一看,連嫆滿身青紫縮在角落裏呻/吟,邱勳傑眼睛裏都是紅血絲,整個就像憤怒的公牛。

    他當初不能忍受良心的譴責,覺得拿了鬱夏的錢還要跟她朝夕相對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尤其在鬱家需要用錢的情況下。分手一放麵是向往外麵更大的世界,同時也希望把自己從罪惡感之中解放出來,現在他後悔了。

    連嫆壓根不是真愛他,花他的錢,出了事跑得比誰都快,她就是個有錢誰都能玩的賤貨。不僅賤,還是個命裏帶衰的敗家娘們。

    還是鬱夏好,長得漂亮,性格溫柔,會持家,福氣還那麽大。買張彩票就能中三千萬,上個節目就能紅遍全國。

    要是鬱夏在身邊,他那裏會有什麽危機?

    他隻會越來越好,越來越有錢。

    因為這次的施暴行為,警方暫時拘留了邱勳傑,被控製之前,邱勳傑給鬱夏打了個電話,沒人接聽,他又給平常玩得不錯的兄弟發了條消息,讓他幫忙聯絡鬱夏,傳幾句話過去。

    傳的話是什麽呢?

    是什麽寶貝兒我終於明白自己喜歡的還是你,等這次的事情過去我們好好過日子,我讓你住別墅開好車吃山珍海味當旅社老板娘……潛台詞是寶貝兒你現在名氣大人氣旺快來撈我。

    飛黃騰達之後認識的朋友大多禁不起考驗,這個所謂的朋友猜到邱勳傑涼了,把他發來這個消息當笑話傳播出去。還說人鬱夏又不是傻子,當初她家出事你跑的比兔子還快,現在你出事人家會不會幫忙心裏沒點逼數?

    就有人將截圖轉到湯緣那邊,湯緣氣到爆炸,想給鬱夏打電話分享邱勳傑被捕的喜訊,剛把通訊錄翻開就想起來,姐妹兒去非洲了。

    就前兩天,她跟著菠蘿台的拍攝團隊往非洲去了。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