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民國那個反派媽(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從開春起算, 每隔一段時間張天翔都要同鬱夏說說蔣家的最新情況,他就好像使命加身,最忙的時候也不忘記說點蔣仲澤的倒黴事讓鬱夏高興高興。

    鬱夏提過一回, 說她同蔣仲澤早清算完了,橋歸橋路歸路, 讓張天翔別這麽多事, 專心撲在工作上。

    張天翔就一拍腦門, 給她遞過去一張支票。

    “這個前三個月的分紅, 我就不給你拿現錢了, 自個兒拿支票取去。”

    鬱夏接過來看了一眼, 順手夾在手邊的書裏。

    張天翔挑眉:“換個人該跳起來了,你倒是個是金錢如糞土的。”

    鬱夏撿著剛送來的核桃糕咬了一口,覺得不錯,讓張天翔也嚐嚐。等她不慌不忙將手裏這塊核桃糕消滅掉, 一邊拿帕子擦拭指尖, 一邊調侃:“我要是是金錢如糞土, 會跟你合作?還幫著想了那麽多坑錢的轍兒?”

    說到這兒, 張天翔就得感慨一聲:“是我運氣好。”

    “怎麽說?”

    “咱們認識的時候你正落魄, 怕是夜裏睡覺都在琢磨該怎麽掙錢。”

    鬱夏點頭:“你說對了。”

    你窮的時候,錢是仙丹妙藥,能救命的。等到吃喝不愁,這錢啊就是賬本上的數字, 是一萬或者兩萬都沒太多感覺。並不意味著她現在就沉迷於享受了,鬱夏沒丟掉過她的上進心, 隻是沒想著用進賬來衡量人生價值。

    這一年從開始就紅火,不管是早春是仲夏或者秋冬兩季的新品都保持著相當高的水準,並且越來越凸顯屬於鬱夏的風格。

    品位,格調,優雅,浪漫。

    到新品發布之前,南省會匯集來自周邊的闊太太以及富家小姐,她們是抱著期待拿著空白支票來的,到出貨當日,永福百貨門前比折扣促銷的現場還擁堵,真是人挨人人擠人,一眼看去全是人。

    有時候鬱夏會親自過來,多數時候她並不露麵,為了滿足越來越龐大的粉絲群體,她應邀在《南省日報》上開辟了個專欄,用來分享一些裝扮的小技巧,每一季也會推薦一些滋補養顏的湯羹……沒什麽特別想說的時候寫幾句太粗太长活还好的生活或者感悟讀者也都愛看。

    她在南榮廬三省是當之無愧的大明星,她是少女們的榜樣,她分享的生活,她的人生觀影響了許多人。

    像喬芸,從見過鬱夏一回沒事就總想約她,喬天鳴不敢相信女兒這麽不堅定,問她是不是受了喬越的威逼利誘幫忙說話來的。

    當然不是!

    喬芸自信認為鬱夏配得上任何人,還好言好語勸她爸說是二哥賺了,都已經賺大了就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很欠揍的。

    看親閨女給人洗腦成這樣,喬天鳴簡直不信邪了,他轉身還同羅金蓮嘀咕說,軍中怎麽就沒有這樣的人才,看看她……明明是百樂門混過的,一年前還在永福百貨賣東西,現在搖身一變成了時尚的化身,用外頭的說法,她從頭到腳哪怕頭發絲兒都是時髦的,哪怕發髻搭配舊式襖裙,放在你身上是土,讓她穿著就是優雅是韻/致。這個女人,從頭到腳都是香的都是美的,不僅僅外在,她還有一顆比鑽石還珍貴的善良的心。

    像春秋換季,妙春堂會格外忙碌,鬱夏也去幫著抓藥。她細心並且耐得住,還會順便給來抓藥的病患看看氣色,假如看出有什麽征兆都會提醒人家,遇上風濕痛之類不容易根治的老毛病,她會告訴你怎麽保養就比較不會犯疼。

    都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鬱夏用她有限的精力做了很多別人想想都覺得困難的事。過來這邊的第一年,她開創了引領時代的洋裝品牌;第二年,她中藥入門書法入門;第三年,她開始給兒子鬱海啟蒙,教他數數,給他講一些蘊含人生哲理的故事……她朝著自己的目標一步步堅定不移的走下去,她做得很好,在這個普遍還是重男輕女的社會裏,她為女子爭了口氣也樹立起一個獨立自強的榜樣。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