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豪門狗血一大瓢(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同鬱夏聊過以後,喬越還給他哥彈了個視頻請求, 這個蠻橫的不講道理的直接彈出來的窗口打斷了喬坤正在進行的工作, 正想給它叉掉, 才注意到這是小越發來的。

    喬坤整了整襯衣領口,又伸手抓了抓頭發, 凹了個沉穩又不失帥氣的造型,然後才同意與對方視頻。

    喬越清瘦的身板就出現在他電腦屏幕上,喬坤將窗口放到最大, 仔細看過之後, 問:“小越你人在海市習不習慣?”

    技術宅點點頭:“我挺好。”

    “怎麽不去住我們家酒店?哥讓他們重新布置過, 按你習慣來的。”

    “……”喬越盯著喬坤看了一會兒,回說, “你那酒店視野不好, 看不出去。”

    喬坤都讓心肝寶貝親弟弟說得懷疑人生了, 他沒記錯的話,自家在海市占據的是最高點, 酒店在九十到一百層,視野最好, 看得最遠。換個人說這種話,喬坤聽都不會去聽, 弟弟這麽說,他還想了想, 並且虛心接受說是哥沒選好地方。喬越就笑起來。

    要是公司下屬來做匯報,喬坤是能多簡潔有多簡潔, 不多開口,惜字如金。看著視頻窗口裏的親弟弟,他有一籮筐話,說也說不完。還在想從哪裏開始,就被喬越打斷了:“哥,你不是最會做生意最會賺錢,你幫我想想,我能做點什麽。”

    喬坤知道小弟是有事找他,因為喬越就是封閉的個性,沒事不會主動跟人聯絡。可縱使猜到有事,也沒想到是這種事,喬坤右手撥了撥放在旁邊的鋼筆,各種想法在心裏轉了一圈,才問:“小越是為這事來找哥哥?”

    喬越點頭。

    要說做他們這行的,來錢最快就是鑽銀行漏洞,開個口子進去,動完手腳再把窟窿堵上。

    這種事喬越辦得到,都不止他,圈中還有別的大佬能辦到,反正不被發現就飛黃騰達,被發現基本就是監獄生涯的開始,當然要是你技術登峰造極牛炸了,教育好還能為國家所使用。

    喬越倒不是愛國熱情作怪,他就是感覺做這種事一沒挑戰二挺不上台麵。

    會萌生出做點什麽的想法,還是因為同老婆聊了一通。聊完之後喬越想了想,喬家有錢有身份,那是大哥掙的,就算鬱萬平知道自己是喬坤的兄弟,也不會因為這個高看他一眼。

    不是說有錢或者家裏有錢就能讓人放放心心把女兒交給你,還得做出點成績。

    就比如他上輩子是為國家做項目的計算機工程師,鬱夏家裏聽說以後就能放心一半。換作現在去見她爸媽怎麽說?說我哥是喬坤,我哥疼我,我有錢?她爸問你現在做點什麽?難道說我沒事寫點小程序,給彭竟成找點麻煩,以及和你女兒談戀愛?

    哪怕情商再低,也知道這不靠譜啊。

    喬越就是想挺直腰板去鬱家,同時也希望自己能做點什麽,就好像雁過留痕,好歹來這世界走了一遭,他不知道這次有多少時間,但是隻要有一天,也該實現一點點價值。

    這個東西說起來容易,真正要做又無從下手,他先前上網求助,壓根沒人當真,問你是不是想幹大事?那還不簡單,炸米國航母,米國衛星,米國情報局數據庫啊。

    喬越還仔細想了想,炸完是能爽一把,爽過也不能拿去鬱夏她爸麵前吹,你說米國沉淪的航母是我炸的,我就是牛逼……那鬱萬平當麵說小夥子真幽默,回頭得問鬱夏你是不是找了個神經病?

    這不行,絕對不行。

    喬越托著頭想了半天,也沒個頭緒,他就想起大哥喬坤來。喬坤是商界巨鱷,最年輕,也最會賺錢。他一定知道弟弟能做點什麽,所以說在那邊提問的時候,喬越誠實的回答了。

    “夏夏說,她媽前段時間還想把朋友家兒子介紹給她,說是豪門才俊名校海歸工作能力強長得還一表人才……”喬寶寶難得心機了一把,扳起手指頭說,“和人家比,我是個頹廢死宅,還是個不會賺錢的無業遊民,哥你說我這樣夏夏她爸能把她放心交給我?”

    喬越隻是略低下頭,扳了扳手指頭,臉上並沒多少表情,喬坤硬是看出委屈以及可憐巴巴來。

    他蹭一下站起來,看視頻窗口裏小弟一臉莫名看過來,又盡量自然的坐回去:“哥就是坐久了起來活動活動,小越你告訴大哥,和你搶女朋友的是哪家豪門?”管他是哪家豪門,從計劃綠他小弟那一刻,就該做好上街要飯的準備,喬坤看起來是隨口一問,其實他雙手握緊握成拳頭握得哢哢響呢。

    “這事哥你別管,我炸他手機警告過了,你幫我想想我能做點什麽?我要賺錢,要賺很多錢給夏夏花。”

    “我們家一半資產都是小越的,哥是幫你管著。”

    “……”

    那就是從沒錢的無業遊民變成有錢的無業遊民,白來的還是不踏實!“我想做點什麽,哥你再拉東扯西我就掛視頻了。”

    喬坤就是心疼,他小弟本來是如非必要連門也不會出的人,現在因為喜歡一個女孩子,大老遠去了海市,去了海市不說,還覺得自己不夠好不能去見人家爸媽,還想要做點事情。

    這樣挺好,隻是想著過去這麽多年小越都在他的羽翼下生活,有大哥護著,有大哥在外麵遮風擋雨,現在他要走出去了,做大哥的想想還挺心酸。

    喬坤心裏挺複雜的。

    不過成長是好事情:“小越想不想幫大哥的忙?”

    “……你給我掛個職務讓我白拿薪水?”

    喬越正想說不,喬坤就說:“是哥眼饞小越的本事,早想讓小越幫忙升級公司的數據庫,安全係統的漏洞也要補一補。咱們家生意做得大,哥一個人管不過來,有小越幫忙就輕鬆很多。”

    看他意動,喬坤還給報了待遇,說不用回來上班,遠程工作就行,發現有什麽問題直接上報董事長。

    董事長就是喬坤本人,他這會兒想起好處來了,讓小弟來幫自己的忙最大的好處不就是兄弟兩個經常能有接觸?

    以前他想和弟弟聊兩句經常尋摸不到理由,瞌睡就有人送枕頭,現成的理由送上門來了。

    給自家上班多好,兄弟齊心,公司不得越做越大?

    還有大哥護著,小越也受不了欺負吃不了虧。

    雖然小弟有一些讓人欣喜的變化,要喬坤適應並且以新的麵貌去對待他還要一點時間,就目前,他麵對喬越還是小心翼翼的。

    今天已經聊了那麽多,多到讓喬坤非常滿足,他感覺未來一周自己的心情都會很好,就勸喬越說早點休息,又說回頭再讓專人給他把資料什麽的送過去。

    送資料?

    還送什麽資料?喬越都準備掛斷視頻之後直接進他公司內網,那門比窗戶紙還薄,攔得住誰?

    這些就不和大哥說了,讓他知道他養了一大批廢物,整出一堆麻煩並且中看不中用的東西,也挺打擊人的。

    “這個點了,哥你還在工作?”

    喬坤捏了捏鼻梁,回說還有一點沒做完。

    “工作是做不完的,你別忙了,早點回家去。”

    就這麽樸素的沒有感染力的勸說,偏把喬坤感動了個稀裏嘩啦,他艱難的維持住了成熟的形象,給小弟說了晚安,保證跟著就回家,掛斷視頻就傻笑起來。

    其實是因為爸媽很早就出了事,喬坤那會兒十多歲,逼著自己成熟起來,一肩挑起這個家,有段時間他特別忙,把小弟拜托給為家裏工作多年的老叔,自己咬牙打拚去了。

    那時喬越還小,原先他是開朗的個性,家裏出事,爸媽走了,大哥也沒幾個時間在家,他感情缺失嚴重,慢慢就孤僻起來。

    起初呢還找哥哥,後來也不找了,就悶頭玩自己的,接觸到電腦之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前兩年還不聲不吭從家裏搬了出去。

    喬越一直很讓喬坤擔心,如今倒是看到一些好苗頭,他竟然主動打開門從封閉的小房間裏走出來,嚐試著在接觸這個世界。想到讓小越鼓起勇氣的是個素未謀麵的女孩子,喬坤心裏有點期待,他又擔心,擔心戀情萬一出現波折,這對小越的打擊太大了。

    果然,還是應該查一查對方到底是誰,再把家裏想給她介紹的豪門才俊連根拔了……

    喬坤想到這裏,就發現他的筆記本自動保存了目前的工作進度,然後正在關機,徹底黑掉之前還蹦了幾行字出來:

    【不許去查夏夏。】

    【你答應過,做不到我要生氣的。】

    【你該回家了。】

    【晚安,哥。】

    喬坤滿是無奈,無奈加寵溺,想想手邊幾件事的確沒有是今天必須做完的,他就伸手將筆記本合上,收拾收拾準備回家。

    看喬坤從董事長室出來,秘書一驚,站起來之前他還偷瞄一眼時間,今天這麽早?

    隻見喬坤在他跟前停了一下,說:“辛苦了,早點回去吧。”

    臥槽!是真的!

    喬坤人進電梯了,影子都看不見了秘書還懵著,回過神來喃喃自語說:“老板這是談戀愛了?我們的春天來了?”

    剛念叨完,就有同樣不敢相信端著水杯過來的同事問:“老板遇上什麽好事情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吧?”

    @

    折騰彭竟成好幾天之後,喬越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對待這份工作是非常認真,跟著就進大哥公司的內網去逛了一圈,大大小小真有不少問題。

    他這邊要升級數據庫要修補漏洞需要一些時間,彭竟成就暫時被放下了。畢竟對方就隻有這麽一點戰鬥力,喬越先前隻是陪他玩玩,也沒玩出大事,以後呢隻要彭竟成安分,就收手不搞他,他要是還想綠自己,再炸他手機炸他電腦炸他公司檔案資料。

    果然,除了老婆以外,事業還是該排在第二位,不能浪下去了。

    喬越暫時放過了彭竟成,彭竟成和他死磕上了,那頭已經換了好幾個黑客大神,還是一頭霧水,都沒摸出門道。這起初隻是一件小事,因為難倒了如此多大佬,跟著就在圈裏出了名,都聽說有人弄出了一種手機病毒,這個病毒把某少搞得生活不能自理,圈裏一票大佬也都束手無策。

    就有人問,Y神試過沒有?

    Y_1122是原來的喬越在圈裏的代號,他早幾年橫空出世打響了名聲,都知道這人操作很騷,本事大,就是特別孤僻,平常神出鬼沒的,也沒聽說他和誰走得近。

    【Y神有段時間沒露麵,要聯係他不容易吧。】

    【我倒是更好奇這病毒是誰搞出來的,沒準就是Y呢。】

    說的人都沒當真,其他人也就隨便聽聽,畢竟吧,Y神再厲害能把圈裏頂尖這一群搞得焦頭爛額?現在同行都賭上了,賭誰能完成這單子,把背後那人給揪出來。

    就目前的進度來看,可能短時間內分不出輸贏來。

    喬越編著玩的趣味程序意外激活了一潭死水,現在圈子裏就跟過節似的,他們的興奮和期待彭竟成完全無法感同身受,任誰遇上這種事恐怕都笑不出來。

    好在那神經病太粗太长活还好兩天放過他了,最新換的這台手機目前還沒出問題,被攪得一團亂的生活也有回歸正軌的趨勢。彭竟成稍微鬆了口氣,他這邊還想把耽誤的正事撿起來,就聽他爸說彭嘉人準備回國了。

    因為對彭竟成的忍耐到頭,彭董事長召回了人在國外進修的女兒,想讓女兒分擔一些原先交給兒子的工作。

    彭竟成和他事業心強的妹妹一向是麵和心不和,他本來就讓手機的事情搞得心煩意亂,還有江嬋那一出,早先都和好了,因為媽突然過去撞見江嬋穿得衣衫不整,現在又鬧起來。這次還不是誤不誤會的問題,梁鳳玲堅持認為他兒子也該玩夠了,收收心把鬱夏擺平,別因為外頭隨便玩玩的女人讓煮熟的鴨子飛走了。梁鳳玲鬧他就算了,江嬋也鬧,說你媽這麽對我你就丁點反應也沒有?你把我當什麽人了?

    ……

    他正煩著,彭嘉人又要回來了。彭竟成想不明白自己是惹到哪尊衰神?一身晦氣。

    兄弟們聽說以後勸他去廟裏拜拜,誠心一點,沒準有用。

    “看看,我幫你搜了一下怎麽才能去晦氣,人家說用柚子葉洗澡。”

    一群畜生邊說邊笑,彭竟成聽了嫌吵,拽拽襯衣領口,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問他去哪兒,他擺手說沒意思,先走了。

    彭竟成把車開去濱江路那邊,找了個位置停下,想抽口煙,吹吹夜風,才點上就接到他媽梁鳳玲的電話,說這陣子也沒出去走走,她過兩天去度假村放鬆放鬆,呼吸點新鮮空氣,讓彭竟成給她開車。

    “媽,我之前丟下不少工作,太粗太长活还好挺忙,你讓司機送。”

    梁鳳玲也不是來征求他意見的,回說:“有時間跟外頭的鬼魂沒時間陪你媽出門?這事我就是通知你,我和你爸說過了,你爸也同意。”

    彭竟成臉色難看得可以:“你能不能給我點尊重?”

    就聽見那頭說反正這陣子耽誤的事也不少,不差這趟,他媽還說鬱夏那邊抓緊點,何太太太粗太长活还好有點動作,何彥好像也起了心思。

    何彥和……鬱夏?

    腦子有病玩得比誰都瘋的敗家子和暴發戶家的乖乖牌?

    這兩人能湊一起?

    彭竟成不信。

    他隱約察覺梁鳳玲太粗太长活还好動作頻頻就是因為何彥,正想說何彥那是故態複萌,他不知道是哪根筋出了問題,就愛和自己作對,過去這些年彭竟成被他挖過不少牆角,那神經病哄女人還挺有一套,前頭還有幾個女的為他要死要活。

    這話他沒來得及說,他媽已經把電話掛斷了。

    彭竟成能怎麽樣?他敢放他媽鴿子?他翅膀還沒長硬呢。

    @

    兩天之後,彭竟成-->>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