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八零年,有點甜(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差不多十點前後,快坐不住的齊惠桐終於聽見了開院門的聲音, 她蹭一下站起來, 出屋一看, 隻見兒子左手蘋果右手肉, 提著兩大包立在門邊, 他眼神落在後進院子的鬱夏身上。

    這小子極少直白的表露喜好,平常高不高興都是那樣,這也是齊惠桐著急想給他尋摸個好姑娘的一大原因。

    就不說綜合性大學裏文科班上能說會道的男同學,隻說京醫大好了,小夥子們追起女生都不含蓄, 人家喜不喜歡全擺在臉上讓你看得明明白白,要是雙方都有意轉身就能處出一對,過段時間來看, 學校裏哪還有多少單身?女同學們要不是鐵了心不想找,誰身邊沒個人?

    看人家,不見得最聰明, 也不見得畢業之後就能得到國家重用, 在娶媳婦兒談戀愛的問題上卻領先喬越一大截。

    幸虧沒讓人知道他先前拒絕過什麽,否則真跑不了要被套麻袋。

    齊惠桐有這樣的自信,她昨個兒從校園裏路過還聽人談起鬱夏, 話裏沒一個詞是不好的, 這樣的姑娘誰不喜歡?

    早些時候,齊惠桐這心還七上八下的,這會兒見著人就放下一半來。喬越肯陪著逛自由市場, 還買了這麽多東西,裏頭甚至有他不愛吃的菜椒……這足夠說明很多問題了。這時候,鬱夏也注意到齊教授人在院子裏,她趕緊招呼說:“我在市場裏挑花了眼,老師等著急了嗎?”

    說著她還有點不好意思:“第一次來您家中,原本應該帶上伴手禮的,我看來看去都沒挑好,就買了兩樣水果。”

    齊惠桐嗔她一眼:“你還是學生呢,破什麽費?”

    說著她伸手接過鬱夏提那兩樣,又朝傻兒子那側飛了個眼刀:“杵這兒幹啥?還不把菜提廚房去?”

    喬越不想去廚房,隻想和詞典妹妹……哦不,他隻想和鬱夏呆一塊兒。

    他心裏委屈巴巴,還是聽媽的話將肉和蔬菜提進廚房放下,出來就看齊惠桐女士親親熱熱牽著鬱夏的手,正把喬建國同誌介紹給她。

    喬爸一臉欣賞看著愛人這個禮貌得體的學生,這模樣的確不賴,穿著打扮卻還是樸素的,自進門之後也沒表現出瑟縮和怯懦,一直都是落落大方,周身氣質溫柔嫻靜也很給人好感。

    喬建國轉過身去就暗自點頭,這姑娘的確出挑,非常優秀。

    齊惠桐將鬱夏引到沙發旁邊,招呼她坐下,看傻兒子終於跟進屋就喊他過來:“喬越你過來,幫媽招呼一下鬱夏,我去把湯煲上,米飯蒸上,菜也要拌一拌。”

    鬱夏哪有臉閑在這兒等開飯?她才坐下又跟著站起來:“喬越同誌提了一路的東西,累了吧?老師您讓他歇會兒,我跟您進廚房去打打下手。”

    “用不著,這都是我做習慣的。”

    幾乎是同時,喬越說:“我不累,我身體棒棒的。”

    齊惠桐&喬建國:……

    這是我兒子?

    這是我那個一言不合就冷場,問他三句也不見得會回一句的兒子?

    他是給人掉包了吧!

    鬱夏最終還是進廚房去幫了忙,哪怕來者是客,幹坐著等開飯的客人也太沒眼力勁了。齊惠桐在處理排骨,鬱夏就在旁邊切肉備用,看她伸手去提刀齊惠桐還不放心呢,結果鬱夏那刀工還挺嫻熟,看著像是經常做的。

    “你在家是不是經常做飯?”

    “您也知道我是S省農村的,家裏有三個小孩,上麵一個姐姐,下麵還有個小幾歲的兄弟。我爸媽要下地掙工分養活全家,像燒飯喂雞洗衣裳這些活就得我們來幹。”

    齊惠桐想起正在外省進修的閨女,這麽一對比,喬曼真是再幸福不過了。她正想感慨一句,就發現門口讓人遮了光,回頭一看,那死倔死倔的臭小子就跟電線杆子似的杵在門邊,齊惠桐樂了,問他:“你跟來幹啥?”

    喬越一本正經的騙他媽:“爸讓我過來看看,這邊要不要幫忙?”

    齊惠桐原想說不用,他長這麽大沒幹過什麽家務活,進廚房那不是添亂來的?就這時,她看到了擱在一旁的菜椒,其實就剛才,這對師生已經將中午的菜色討論好了,她們準備拿白蘿卜燉一鍋排骨湯,做個萵筍炒肉,再配兩個時蔬,說的是醋溜白菜加菠菜炒蛋。

    喬越不愛吃菜椒,她們本來沒準備做,齊惠桐想著等臭小子回研究所了家裏再拿菜椒炒個肉,她和愛人都挺喜歡。

    這會兒瞧他心心念念跟過來,還扛起老喬的大旗主動說要幫忙,齊惠桐就想逗一逗他。

    “那行吧,你把菜椒洗洗,洗幹淨切絲兒備用。”

    喬越明擺著就是套近乎來的,他媽也真狠,平常催著說你看哪個姑娘好去追啊!還說什麽媽都支持你,媽一定能當個好婆婆!……關鍵時刻她就是這麽支持的???

    喬越頂多猶豫了半秒鍾,就在“好的”和“那還是算了”之間,選擇好的,跟著擠進廚房幫忙。

    他將搪瓷盆清洗兩遍,接著放進半盆水,滿臉嚴肅和綠油油肥嘟嘟的菜椒做起鬥爭。這如臨大敵的模樣看得齊惠桐一愣一愣的,喬越麵對菜椒的態度和在研究所裏做項目也差不多了,甚至比做項目還緊張。

    這滑稽的一幕鬱夏自然也沒錯過,她努力忍著不要笑出來,並在喬越無從下手的時候給他指點。

    “你洗得夠幹淨了,別再換水,把菜椒放在那裏。”

    “放那兒就行,待會兒我來切吧。”

    “誒你是不是把那幾個全洗了?炒個肉而已,這有點多。”

    鬱夏過一會兒搭個腔,她說什麽喬越都聽著,不僅聽著還跟著反省:“那今天先給你切,我再學學”、“你不是愛吃這個?多炒一點沒關係。”

    齊惠桐就在正麵戰場上,被塞了滿滿一嘴狗糧。

    她這個凡事以自己為中心,基本不為別人考慮,智商超高情商極低經常讓人尷尬得下不來台的兒子竟然學會體貼人了!

    聽聽他說的!

    他還準備回去學學切菜椒的正確姿勢,還說什麽你喜歡就多炒一點,我沒關係……

    那一瞬間,齊惠桐就感覺未來老婆才是真的,媽恐怕是假的。

    喬越還在問鬱夏為什麽喜歡菜椒,鬱夏切完最後一刀,將肉絲裝進碗裏備用,一邊清洗菜板一邊回說:“我倒是沒有特別喜歡,隻是以前餓怕了,餓過飯就不敢挑食。”

    喬越眉心都皺起來,又問她:“農村不是一塊兒種地統一分糧?咋還餓肚子呢?”

    “就是因為記分員看不過來,你搶著幹分那麽多糧,偷懶也分那麽多,大家積極性不高,都是能躲則躲,說去解個手就能耽擱半天,這樣地裏收成能好?每年交完公糧剩下就不多,秋收之後分下來的糧食一般隻夠吃半年,年底的工分錢工分糧我家幾乎沒有,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那會兒家裏特別困難,餓得沒法隻能去挖芭蕉樹根,就那個也有人搶。”

    鬱夏說這些距離喬越真是太遙遠了,他想了想,哪怕國家最困難的時候,他們家也沒吃過什麽苦頭。這樣一對比,再想到餓肚子餓到不敢挑嘴的鬱夏,他這心都揪起來。

    聽他倆聊這麽沉重的話題,齊惠桐趕緊幫著調節氣氛:“先吃苦後享福,鬱夏你也別去想以前那些不愉快的,想想以後,以後總會越來越好。”

    喬越也跟著點頭,他像是下了重大決定似的,拿起一個正在瀝水的菜椒說:“菜椒也挺好。”比芭蕉樹根好多了。

    對它從來都是排斥和拒絕的喬越同誌下定決心準備試試,既然鬱夏都能吃,他也能!

    看兒子又是-->>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