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網遊狐狸精本精(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逐個排查不靠譜, 可靠譜的辦法透心涼又想不出,那神經病給發了個尋人的任務給的竟然全是主觀線索,透心涼把撞上那人之後對方說過的話全捋了一遍, 依然沒有頭緒。他跟人打聽,NPC諱莫如深, 問兄弟們也沒人聽過喬舒亞這人, 更別說他未婚妻了。

    透心涼登上玩家論壇, 發了個求助帖。

    有好心人建議他去圖書館看看, 如果是略有名氣的NPC, 某些書籍上可能會提到他。

    透心涼去了, 他耐著性子翻了挺長時間的書,頭都看炸了,好歹找到一些線索。關於未婚妻的還是沒有,倒是弄明白喬舒亞是誰了。透心涼試著去找了那些可能認識喬舒亞的原住民NPC, 問他們是否聽說過這個未婚妻的存在。

    然而沒人知道。

    “我最後一次見到喬舒亞是兩年多以前, 那時候他說要出去一段時間, 後來就再也沒有消息。”

    “噢, 別逗了, 我承認喬舒亞他是天才,但不會有姑娘喜歡他……我是說他有些可怕。”

    透心涼問了一圈兒,結合他在圖書館的舊報紙堆裏翻出來的線索,也隻知道喬舒亞是個冷漠孤僻陰沉的機關大師, 他在機關術的領域裏強得像怪物一樣,時常有人重金請他幫忙, 兩年多之前他好像接了個活,然後出去了一段時間,結果就一直沒回來,也沒聽到任何音訊,認識的人都說他可能出了什麽意外,沒想到竟然還活著嗎?

    調查喬舒亞這個人費了他不少力氣,可調查出來這些對任務一點幫助也沒有。

    這個未婚妻想來應該是他離家那段時間認識並發展出來的,這要怎麽查?

    斟酌之後,透心涼去找了喬舒亞一回,問他能不能多說一些,喬舒亞嫌棄的看了他好一會兒,說:“好吧好吧,我再告訴你兩件事。”

    然後他說了兩段和未婚妻相處的經曆。

    透心涼仔仔細細聽完,感覺沒什麽用。

    “……能不能給我一些方便尋人的特征,比如她大概長什麽樣子?多高?多長的頭發是什麽顏色?”

    喬舒亞悶了一會兒,說:“她好看。”

    “就隻是好看?”

    “她最好看。”

    透心涼拖著下巴琢磨了一會兒,說:“我見過最漂亮就是我師傅,難道……你要找的是我師傅?不應該吧!”

    喬舒亞問他:“你說的那個長什麽樣?”

    “落日城你去過沒有?就是落日城裏薔薇酒館的老板,是個大大大美人。”

    “哦,你說她啊……沒見過。”

    “要不然你跟我去看看?我覺得不可能有人比她更好看。”

    喬舒亞在思考是去還是不去的時候,透心涼說:“難道要我把可能是你未婚妻的姑娘全帶過來給你看嗎?”

    不能那樣!

    當然不能!

    “好吧,我們去落日城。”

    從報名參加薔薇酒館那個比賽開始,透心涼每天都在透心涼,他好不容易說服了這個不討喜的NPC,準備帶他去人多的地方碰碰運氣,沒準就撞上了呢?至於說他師傅愛麗,透心涼不覺得是,他覺得神經病口中“最好看”這個評價頂多就是情人眼裏出西施。

    要是玩家從其他地圖回主城,其實還是很快的,既可以搓回城,也可以跑傳送。帶NPC就麻煩,等透心涼帶著麻煩精進入落日城,他真是長舒一口氣。

    “好了,我帶你去看看我師傅,看你要找的是不是她。”

    喬舒亞說等等,他還低頭看了看自己,給稍微收拾了一下。

    透心涼:……

    他真希望這喬舒亞是個顏狗,最好看到愛麗就走不動路,然後單方麵給自己換個未婚妻,別再折騰像他這麽弱小可憐又無助的遊戲玩家了。

    策劃好像聽到了他的禱告,這個煩人精剛進酒館臉就紅了,透心涼瞅了瞅,是師傅沒錯,今天的師傅依然穿著一身黑,天氣轉涼之後她的裙子好像更厚實一些,纏在脖子上的玫瑰花還是一如既往的嬌豔。她這會兒懶洋洋倚在吧台上,手指在酒杯上細細摩挲,注意到有人進來,才漫不經心抬了抬眼。

    “不是說有些事情?怎麽有空來我這邊?”

    透心涼朝旁邊這NPC努了努嘴,小聲說就這個,讓我找未婚妻的就這個。

    “那怎麽帶我這邊來了?”

    因為他說他未婚妻世界第一美啊!透心涼沒來得及說,就發現係統提示他任務完成了。

    任務完成了……完成了……完成了……

    臥槽?????

    他崩潰的看向愛麗,不敢相信的瞪圓了眼:“師傅你、你你你!”

    “我什麽?”

    “你坑我啊!你明知道你怎麽不告訴我他要找的人就是你?”

    一句話說得像繞口令,鬱夏讓他閉嘴,問:“誰告訴你他要找的是我?我不認識他。”

    透心涼:……

    難不成策劃還整了個失憶梗?

    總不會他師傅是玩弄人家感情的渣女吧?

    透心涼也不知道他要怎麽讓NPC師傅相信這人找的就是她,她就是那個溫柔善良純潔體貼善解人意的未婚妻,這任務都提示完成了還能有錯嗎?

    “師傅我問你啊,你有沒有丟過哪段記憶?”

    “沒有。”

    “別這麽快回答你好好想想……”

    透心涼說完頭頂就挨了一巴掌,這一掌要是放在現實裏怕是能給他拍成腦震蕩,他一下沒了五分之一血。

    “怎麽說話的?”

    因為劇情實在太迷,透心涼都顧不得去看這坑爹的任務給了什麽獎勵,他試圖把情況弄明白,求證說真不認識?真的真的不認識?他還把喬舒亞講過的愛情故事轉述了一遍。

    鬱夏本來就感覺奇怪,聽他說完,茅塞頓開。

    她看向紅著一張臉滿是喜悅盯著她的青年NPC,大概猜到是怎麽回事了。鬱夏眯了眯眼,心想以喬越的個性,講道理這個劇情正常來說早被斃了,這麽突兀的感情線能沒點貓膩?

    猜想他是想玩驚喜,鬱夏也還了他一個驚喜。

    她堅決不承認,不知道,你來錯地方找錯人了。

    在一旁看戲的透心涼再一次被波及,喬舒亞讓他幫忙查一查,為什麽未婚妻不認自己,她是變心了?還是被哪個該死的可惡的見色起意的家夥霸淩了?

    這個任務還是沒給他拒絕的空間。

    除了接受,還是接受。

    於是他接受了。

    結果呢?查來查去查出個什麽?

    喬舒亞描述的一切和他師傅日記記載的內容都對不上,唯一對得上的隻有一點,他說兩年之前自己在某處第一次遇見未婚妻,那個時間愛麗的確在那兒,她隻是路過,甚至沒有停留。喬舒亞卻說他們如何如何認識了,如何如何陷入愛河,相處了足足一年多,已經互許終身,忽然有一天未婚妻不見了。

    透心涼在他的語音頻道裏和好友吐槽:“你們說奧格斯格是真的隻有一個女兒?該不會其實是雙胞胎?我師傅好看歸好看,她明明是帶刺的玫瑰,和百合花有什麽關係?這逼是認錯人了吧?”

    “這神經病的未婚妻有沒有可能是愛麗她媽?女兒像媽不是沒可能……”

    “你的意思是他把奧格斯格給綠了???”

    “都認真點別開玩笑,假如不是我師傅,那任務怎麽可能完成?我獎勵都到手了。”

    “也不是沒可能,假如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認錯人了呢。”

    “其實還有一種可能,你們說這NPC該不是妄想症?”

    “啥……?”

    “你的意思是我在跑了九十九環任務之後接到的這個找未婚妻的任務查到最後是NPC自己想多了?那劇情策劃怕是嫌命太長,他要真是妄想症給我發這個任務最後是要幹什麽?讓我勸他別放棄治療?”

    “也有可能是讓你想辦法把假未婚妻變成真的,我覺得你還是去試試,萬一真是妄想症呢?”

    行吧,透心涼去了,試過之後果然透心涼。

    他一直密切關注著對方的反應,發現這人在被揭穿之後恍惚了一下,他看起來危險級了。更刺激的是,在他親口對喬舒亞說明自己的想法之後,他接到的那個調查任務竟然也完成了!

    這逼還真的是妄想症啊……

    說他有病竟然沒冤枉他。

    透心涼捂著胸口半天緩不過來,至於說“喬舒亞”,他角色還在線,智能托管著,人已經退出去找劇情策劃聊人生去了。沒錯那是喬越,為了能有驚喜的感覺他事先沒看完整劇情,而是登上NPC的賬號順著提示在走,本來以為查到最後能查出個感天動地的愛情故事,中間有什麽奧格斯格的不同意啊,包括黑暗勢力的阻撓啊,失憶甚至記憶被改啊。結果他期待的都沒有,係統判定透心涼完成任務的時候,喬越恨不得掐死那個寫劇情的。

    他提供的感天動地的素材都變成了幻想。

    包括溫柔的善良的百合花一樣純潔的善解人意的未婚妻也是幻想。

    劇情策劃還語重心長的說:“少做點夢,做人得現實一點,這個劇情是不是特有教育意義?”

    喬越盯著他不說話。

    “越哥你都有女朋友了還要什麽虛擬未婚妻?你這樣對得起夏妹子?你對得起誰?”

    喬越指了指門口的方向:“你出去。”

    劇情-->>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