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交換人生嘿嘿嘿(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同學開帖、丁瑤爆照、喬越甩錘……鬱夏看到的時候網上早就吵翻天了, 之後那些天,陸續有人來采訪,鬱爸鬱媽都是躲著記者模樣的人走, 不願多說,留在二兒子家的鬱奶奶以及同小區的鄰居講了不少。倒也沒瞎編亂造, 都說以前吧, 小姑娘是有點嬌氣, 大毛病其實沒有, 自從得知她是另一家人的女兒, 那時候人才變了, 後來有很長時間都沒見過她,鄰居們再見到人就是太粗太长活还好,她回來大吵大鬧還要動手打人,就一年時間看起來完全變了。

    都猜測是錢, 錢這個東西最能改變一個人。

    “老鬱夫妻也太不容易了, 他們是怎麽對女兒的大家看在眼裏, 家裏這個條件能給她的都給她了, 二十幾年沒虧待過丁點, 誰也想不明白她頭年怎麽能走得那樣幹脆。那兩口子很長一段時間精神頭差得很,任誰看了都揪心。”

    “錢重要?錢能比爸媽重要?爸媽這麽疼她算什麽呢?養這麽個女兒你說寒不寒心?不知道他倆怎麽熬過來的,反正我冷眼旁觀光看著都替兩口子不值,二十幾年心血就撲在這麽個沒血沒淚的畜生身上!”

    “雙方父母雙方子女都是事故的受害者, 就她作上天了!覺得誰都虧欠她!抱錯孩子這種事不是意外嗎?還能是誰故意想要抱錯???”

    “這種自私自利的東西,滿十八歲就該轟出門, 二十五了還想賴著誰?生了她就欠她一輩子?還得管她到死?”

    這次的事的確引發了許多思考,人性孝道等等詞頻繁出現在報紙版麵上,有人把自己代入童言,不管不顧堅持認為她吃虧了吃大虧了,更多人在理性分析,考慮怎樣才是健康的親子關係,怎樣才能避免再出現這樣的鬧劇,怎樣才能教好孩子,讓他明事理知感恩懂得享受之前先要創造……

    關注的焦點逐漸脫離了童鬱兩家抱錯孩子,而被鎖定到一種社會現象上,有許多父母掏心掏肺對他的孩子,把他養大成年,讓他接受高等教育,供他讀到不能讀的那天,出錢替他買房供他結婚,婚後還幫忙做家務帶孩子……等父母一天天老了,身體差了,不能再幫他什麽,很多會被人嫌,隻是被嫌還好,讓子女掃地出門的也不是沒有。

    這個社會上有不少沒做好準備生而不養的父母,還有更多被父母精心養大卻沒有孝心的子女,這兩類說來令人寒心,實在不配為人。

    鬱夏也看了些新聞報道,有些為了博噱頭吸引關注故意刻薄偏激,這類不看也罷,網絡上也不乏中肯的客觀的言辭,看過讓人心生感慨,觸動頗多。

    這些正麵的良性的思考在她看來就是這次鬧開之後最大的收獲,不僅給家裏這樁麻煩事劃上一個句點,也給了別人一點點警醒和思考。

    她覺得這次風波過去了,童言並不那麽認為。

    童言真正感覺到什麽叫眾叛親離,兩邊家庭都不要她,親戚們看到她就躲,朋友們瞧她的眼神怪怪的。前一次她還能去別人的公寓借宿,吵翻之後也沒人肯接濟她,心裏沒鬼的都怕她這種不記恩隻記仇的性子,別說心裏有鬼的,看見她都感覺虛……

    一夕之間,什麽都沒了,以前的生活像肥皂泡啪一下炸開,她麵前不剩丁點美好,隻有殘酷的現實。

    她有兩箱行李外加一台車,既沒錢也沒依靠。

    幻想中的幾十億女富豪不見了,豪車豪宅肆意揮霍買買買的人生沒有了,鬱爸讓她滾,說再不會認她,童家也讓保安驅逐她,說死都不會給她留下一分錢。

    是誰的錯呢?

    不,不是她的錯。

    是朋友之中那個兩麵三刀的叛徒的錯!

    是侵占她生活的鬱夏的錯!

    對,是鬱夏的錯!

    她現在像過街老鼠,後麵的人生已經看不到希望,總得要做點什麽!再次被朋友拒絕之後,童言冷下臉告訴自己,要死也要拉個墊背的。自己這麽慘了,冒牌貨憑什麽舒舒服服過好日子?憑什麽獨占兩家父母的寵愛?她憑什麽?

    鬱夏該死!她必須死!

    這一年的除夕在二月上旬,事情是初幾爆發的,在K市甚至全國範圍內鬧大已經是月末。到三月份,相關人士在努力忘記童言帶來的影響,繼續正常的生活,這天鬱爸鬱媽去店裏了,鬱夏看日頭好,天氣難得這麽晴朗說帶奶奶出去公園走走,喬越沒課便也同行,他們三人從小區裏出來,前後腳出來的還有另幾家人,基本都是抱奶娃子或者牽小孫孫的老人,結伴說一起呢。

    “聽說那邊花開了不少,我還沒去看過。”

    “不著急,今兒就能看到了~”

    “老常你們家帥帥過個年胖不少啊,你也不推個車,一路抱著行不行?”

    “行!咋不行!我才退休沒兩年,能抱不動孫子?”

    還有人在跟鬱奶奶搭話,說大家都是老頭子老太太約著出去玩,就她有人陪。鬱奶奶笑出牙豁子,說:“你帶孫女兒去公園曬太陽,我也帶孫女兒,不一樣嗎?”

    “不一樣!當然不一樣!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哪有閑心陪我們老東西,就鬱夏耐心好,還有這個,小夥子叫什麽來著?”

    一行人走出小區門口,上一側人行道走了十來步,聊到這兒喬越正準備答,停在斜對麵一台靜止不動的車就吵著他們加速重來,直挺挺朝人行道上衝。

    同行的有人已經懵了,遇上事兒很多人第一反應是手足無措,根本來不及躲,鬱夏是練過的,哪怕這頭沒什麽靈根靈氣了,她身手和身法都比一般人好不少,反應也快。她一把抱起走在旁邊的小女孩兒塞給帶她出來的大人,急急嗬斥讓大家退回小區裏麵。喬越想去拽鬱夏,鬱夏看他一眼厲聲說:“衝我來的,帶奶奶進去。”

    喬越哪肯,鬱夏也知道他不肯,難得那麽直白翻向一旁,說:“死不了,別來礙事。”

    鬱奶奶本來也嚇傻了,反應過來情況已經十分危急,她就要往鬱夏前麵撲,準備給她擋車。

    這能擋住什麽?這是出去送!

    看到駕駛席上是童言,喬越就知道車子會追著夏夏去,至於會不會撞死其他人她可能無所謂,夏夏反應很快,已經讓開好幾步了,喬越在零點幾秒的猶豫之後當機立斷拖著準備往前衝的鬱奶奶就往小區門口退。反應慢的已經讓車蹭上了,打著滾摔向一旁,童言根本不管他們,看沒撞上鬱夏倒退打方向盤再來……

    #

    這天是三月五號,星期一,天氣晴朗。

    這天K市媒體向全國推送了一條聳人聽聞的消息,同時放出的監控視頻震驚了所有人。小區門口女子開車加速撞向人群,開頭就是驚險一幕,看著那群嚇懵過去的老頭老太太,網友都不忍心別開了臉,但餘光瞥見慘案並沒有發生。

    第一下因為反應不夠迅速有兩個被撞傷,但是那台車的主人盯上的顯然是人群中一年輕女子,女子梳著馬尾辮,是牛仔褲配連帽衛衣的打扮,穿帆布鞋,肩上掛了個櫻花粉色的鏈條包。這個鏈條包很重要,雖然第一次看的時候關注到的少之又少。

    繼續說監控視頻,開車的女子不管不顧撞了三回,都沒實實在在把人撞飛,第三次的時候鏈條包少女靠後視鏡借了個力,伸手利索的爬上了車頂。開車的急轉彎想把她甩掉然後碾死她,她壓低重心趴得很穩,還單手打開掛在肩上的鏈條包從包裏摸出一把單身女子習慣性攜帶的安全錘多功能手電筒,抬手就砸了車頂天窗。

    這個時候開車的更慌,看她歪七扭八路過的車輛掉頭就走根本不敢過來,趴在車頂的年輕女子拿安全錘砸拿大腿去撞,碎了天窗順勢滑下去,從後麵一個手刀把駕駛席上危害到公共安全的歹徒砍暈了,拽她一把讓她鬆開油門,同時傾身去撥了一下方向盤,讓車子慣性撞上一側的綠化帶,撞樹上停下來。

    看錄像的都傻逼了,他們不知道鬱夏砸天窗的時候就一個想法,沒事幹嘛買這麽貴的車?要是沒掛自動鎖直接開車門就給她拽下來了還用得著費這勁?

    撞上去的時候她注意保護了一下自己的頭,看車子停下來了,才從裏麵開了車門,先下去,跟著解了安全帶把暈倒的童言從駕駛席上拽下去,她把人從綠化帶裏拖出來,拖到外麵丟手往地上一扔。鬱夏扭頭往小區大門那邊看去,衝喬越比了個OK,喬越這才鬆開抱著鬱奶奶的手。

    鬱奶奶衝在最前麵,先過來看孫女咋樣,傷著沒有,看人沒事撲上去對著昏死的童言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她平常中氣十足,這會兒又氣又怕罵都罵不出,就悶頭打。

    慢他一步,其他差點被撞的也過來了,拿繩子綁人的綁人,扇巴掌的扇巴掌,場麵一度混亂。

    喬越過來抱了鬱夏好一會兒,他在抖,很輕微的顫抖,鬱夏拍拍他後背,踮起腳尖親了親他:“沒事,都說了不會有事。阿越你剛才做得很好,幸好有你拽著奶奶把她老人家弄走了,不然還麻煩。”

    喬越心想他才不在意其他人怎麽樣……

    還沒來得及訴衷腸呢,老婆職業病又犯了,從他懷裏退開就去看那兩個讓車子蹭傷的。

    剛才有人報警了,警察過來看車子撞進綠化帶裏還以為遇上了酒駕的,看駕駛員人躺在人行道上,傷得還不輕,還說交通事故咋沒聯絡交警隊呢?120打了嗎?

    眾當事人包括圍觀的齊刷刷盯向警察小哥。

    “不是普通的交通事故!是謀殺!蓄意謀殺!她開車想撞我們,一下沒撞上還倒回去來了好幾回!”

    “警察同誌你別一臉不信,你倒是去看看監控,誰還能在監控麵前扯謊?”

    “一臉同情看著她幹啥?她是讓我們打的,她活該!”

    “我才退休幾天啊,舒服日子過了幾天?差點讓她送火葬場裏去了!”

    “抓她去關!判她的刑!這事沒完!我要去找報社找媒體找電視台找國家給我做主!我差點就讓她撞死了!”

    先前都在驚嚇當中,一句話說不出,警察過來之後這些人陸續緩過來,圍著辦案的警察就是一陣七嘴八舌。不幸被牽連的大家夥兒非常氣憤,還在說要不是鬱家孫女能幹,今天要出大事!警察同誌你沒攤上命案得謝謝人家!

    鬱夏剛給被蹭傷的做了簡單處理,聽到這話擺手說受不起。

    “她本來就是衝我來的,如果不是我,大家也不會受這樣的驚嚇。”

    鬱奶奶第一個不同意!

    “夏夏你胡說什麽?這怎麽能怪你?沒聽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總是會來!”

    “是她不好,她黑心肝,警察同誌你趕緊把人銬上帶回去吧,把她丟在這兒我們可又要忍不住了,人家開車來撞你,你還能忍住不揍她?”

    “……”

    警察同誌辦案多年,從來沒遇上過這種事,早傻眼了。

    看過監控視頻之後他傻得更厲害。

    這是真人真事?這他媽不是動作電影?爬車頂砸天窗手刀劈暈歹徒倒方向盤撞綠化帶……她腦子簡直太清醒了,幾十秒鍾之內解決掉一場災難,動作行雲流水。最他媽難以捉摸的是,這姑娘是開甜品店的,真不是吹專業保鏢也就這樣了。

    從監控視頻來看情況已經很清楚了,基本可以定性為故意殺人未遂,因為選擇了這樣極端並且危險的方式,還涉及到危害公共安全。警局那邊將監控翻來覆去看了好多遍,兩個感覺,第一這歹徒真的狠,第二這小姑娘也不是普通人,牛逼。

    這種故意開車去撞人撞不死的真少見。

    就這種追著撞的,換個人來屍體都涼了。

    鬱夏這麽柔弱纖細的外表,這麽溫柔的模樣,警察同誌看向她的時候卻仿佛在看會噴火的霸王龍,臉上除了尊重和仰望就是肅然的敬意。這簡直比黑/道大姐還黑/道大姐,再看那個拖著老太太奪命而逃的年輕小夥子,他媽的簡直廢物本廢。

    警察同誌還隻是在心裏吐槽,廣大網友才是紮了喬越的心。

    從鬱夏飛身上車頂,所有人都在臥槽,後麵就是一路草草草過去的!沒有其他詞匯能形容炸裂的心情,這麽形容犯罪現場可能不合適,但小姐這幾十秒自救真的帥炸了。

    哦不,她已經不是小姐姐了,怕是個藏得深的大叼萌妹。

    軟萌可愛的小姐姐不是這樣的!一定不是這樣的!

    [看開頭差點嚇死我,心髒都不跳了,到小姐姐上車頂我就……臥槽看傻逼了,都忍不住有那麽一丟丟同情這個歹徒,跟誰過不去不好?非要找這種大佬搏命!開車能不能撞死她你心裏沒點B數?]

    [恕我直言,正常人怕是都沒有這種B數,你不能對歹徒太苛刻了,她是想不到的。]

    [也是,你說誰能想到美少女她變身了呢!這麽說可能不合適,真沒見過這麽倒黴的歹徒,先她媽被目標人物撂翻,又讓個老太太帶著人揍了一頓,我竟然覺得姍姍來遲的警察小哥救了她,再晚一點怕是要被打傻了,偏偏還是她自己造的孽,你看看後來動手的這群人,警察小哥能怎麽辦?口頭教育一下就頂天了!]

    [隻有我注意到小姐姐的男朋友拖著老太太奪路而逃的英姿?????]

    [emmmm看破不說破……]

    [哥們已經夠可憐了,攤上這麽個女朋友你咋不為他想想呢?不用想也知道他在家裏的地位,這他媽一句話說不好轉身就是女子單打吧。]

    [不是,你們都不覺得監控視頻裏的人有點眼熟?]

    [是眼熟,距離遠又模糊,看了半天隻看出人挺美的。]

    [提醒你們二月份抱錯孩子那個,你去看看照片。]

    [臥槽?]

    [臥槽真的啊!]

    發現是被抱錯的一方開車想撞死另一方,剛才還在嘻嘻哈哈的網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報複心也太強,人也太狠了,這種事正常人都幹不出來吧,開車撞人蓄意謀殺連誤傷別人都不顧了。

    很多人都快忘記童言那些騷操作,托這則新聞的福,他們想起來了,全想起來了。

    被牽連進這次事件的大家積極配合了警察同誌的工作,他們原本計劃去公園玩,現在也玩不成了,流程走完之後,大爺大媽們帶著小孫孫回了家,鬱夏跟喬越也扶著鬱奶奶回了家。鬱奶奶在人前還穩,進門之後就一腿軟,差點把鬱夏驚著。

    “真沒傷著哪兒?不然還是去醫院看看。”

    鬱奶奶扶著牆壁往裏走,走到客廳去一屁股坐沙發上,癱了會兒才說:“夏夏你別擔心,奶沒事,就是有點後怕,這會兒腿軟,人上了年紀真受不住這種刺激。”

    她說完感覺不對,遇上這種事小年輕也該嚇懵了!鬱奶奶招手讓孫女坐過來,拉著她的手拍了兩下:“以後再遇上危險的事能跑趕緊跑,幹啥衝在最前頭?你嚇死我了!你還爬車,以後爬不爬車?你當是在拍電影?那是真的!她要撞你!要你的命!”

    鬱夏拍拍她胸口:“好了好了,這不是沒事兒?奶你聽我說,剛才那情況幹躲不是辦法,總得讓她停下來。”鬱夏爬車之前是有很大把握的,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遇上這種事非常危險,因為事發的瞬間會傻會懵,沒來得及躲可能人就沒了。修過仙的不一樣,修真界多亂?離開宗門誰不是防備再防備小心加小心,她開車那麽遠衝過來,對鬱夏來說反應時間足夠了,當時最怕的就是誤傷其他人,也怕奶奶或者喬越不要命的往前撲給她擋車,那才糟糕了。

    其實她猜對了,當時喬越就-->>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