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交換人生嘿嘿嘿(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開會那幾天棒槌同行們拉了個聊天群方便回去之後聯絡, 這天陸續有人反饋信息,說女朋友很喜歡他買的包,這關過了!還有人嘿嘿嘿表示目測今晚有肉吃!

    【喬越呢?你那頭怎麽說?】

    【我覺得不用問, 他嘴上說不買,最後提回去的比我們誰都多, 又是化妝品又是名牌衣服, 她女朋友不得愛死他?】

    喬越認真辟謠:【就算沒有這些我老婆也很愛我。】

    【懂懂懂, 所以你老婆也很高興。】

    【我就說世界上沒有不愛收禮物的女朋友, 如果有, 那比動物園裏的大熊貓還珍貴, 得好好珍惜!】

    【你這話說的,愛收禮物怎麽了?愛收禮物就不用珍惜了?】

    【我老婆總說,她收的不是禮物是我想著她的心意;這個話吧,我改了改還給她了, 之前有次晚上有點沒節製多啪了兩次, 老婆說你不愛我你就是想睡我!我說不, 我不是膚淺的想睡你, 每一啪都是對你的愛啊, 換個人脫光了站我麵前都不帶有反應的。】

    【我觀月茜不服!】

    【我波多野結衣同樣不服!】

    【在首都那會兒你他媽沒看片兒?隔屏幕都狼血沸騰!倒是越哥,不但電腦裏頭空蕩蕩啥都沒存,出去撞上美女也不多看一眼。現在想起來@喬越你他媽要不是性冷淡,你女朋友就相當漂亮了。】

    喬越看了半天, 這時回複道:【關你屁事。】

    剛才還想感謝一下死活要拽他上商場的棒槌同行,現在覺得算了吧。喬越勾選了個接受不提示信息, 將手機揣回兜裏坐在旁邊看鬱夏忙活。有好多天沒見人,鬱媽本來還有點擔心,現在聽說喬越是出去開會今天才回來,回來第一時間就來了店裏,她就很感動,讓別急著走,晚上一起吃個飯。

    “你看喜歡吃什麽,讓夏夏訂上,要不然你們兩個年輕人自己去也不錯。”

    鬱夏說這附近有家養身湯鍋,聽說還行。

    “看媽幹啥?問問你男朋友愛不愛吃。”

    “夏夏愛吃的我都愛吃。”

    那行了,就這個!

    鬱夏動動手指頭訂了個小桌,四人的位,給她爸打電話說晚上不做飯,出去吃。喬越灌了一口礦泉水,閑著沒事跟鬱夏搭話,問她這幾天都好嗎?童周在軍訓吧煩不煩人?

    “我能有什麽不好?周周應該也還行?我發消息問他軍訓累不累人他都秒回,說強度還可以,能受得住。”

    喬越:……

    是這樣嗎?

    他昨天還哭天搶地說姐夫你人呢?快幫我想想轍兒,教官不是人,K大這個軍訓累死了!

    提到童周,鬱媽說:“要不然問問他看有沒有空,軍訓多辛苦,得補補。”

    鬱夏想了想:“還是算了,等軍訓結束再說,我讀大學那會兒軍訓完就想洗個澡好好休息,經常連東西都吃不下。”

    這麽說也是,有時忙了一天就想早點睡,提不起勁下館子,鬱媽就沒再說什麽。

    晚些時候吃飽喝足,鬱爸跟鬱媽先一步回家去了,鬱夏開車去送喬越。她把車子開進小區的地下停車場,熄了火,伸手攬過坐在副駕駛席的喬越的脖子就親上去。喬越也很動情,幾乎是立刻化被動為主動,他一手扶著座椅一手扶著鬱夏的腰,手指從衣擺處探入,在腰間摩梭逡巡。

    鬱夏溢出一聲輕喘,將那隻不安分的手抓住了。

    看喬越麵露抗議,委屈,不滿。

    鬱夏捧著他臉說好了:“你怕是想上新聞?某男子與女友等不及上樓停車場激/情什麽的。現在的網友都跟名偵探似的,回頭一個深扒,該男子竟然是K大教授,這般做派實在不堪為人師表!”

    本來的確激動了,讓她這麽一鬧又平複很多,喬越賴在鬱夏身上,把頭擱她肩窩那塊兒蹭了蹭,過一會兒才坐直起來:“夏夏你想上去坐一會兒嗎?”

    鬱夏也是天真,她看時間還早真的跟喬越上樓去了,進門就被抱了個實實在在,然後就是吃幹抹淨。

    事後她趴在床上動也不想動,抬起眼皮睨向喬越:“是誰說上來隻坐一會兒?”

    喬越笑得靦腆,說沒錯啊:“就隻做了一會兒。”

    ……

    ……

    ……!!!

    鬱夏不敢相信這是她單純可愛的男朋友,要不是被掉包了,就是出去這趟跟人學壞了。

    “我記得阿越你去首都是去開本行業技術交流會?”

    名字不叫這個,不過意思差不多,喬越點點頭,問老婆怎麽?

    鬱夏撐起上半身,居高臨下俯視他:“你們怕不是搞IT的,是搞A/V的吧?交流的什麽技術你說說?”

    喬越把鬱夏抱進懷裏,抱著她笑,鬱夏艱難的翻了個身,滾到床邊去拿過手機,一看時間已經挺晚了,鬱媽沒給她打電話,但是發了消息來問怎麽沒回家?讓她看到回個信。

    鬱夏順手撿起喬越的白襯衫披上,她往靠陽台那邊走了幾步,邊走邊撥號。

    “怎麽了夏夏?”

    喬越剛問完,鬱夏回頭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同時那邊接起來,鬱媽接起來就問她怎麽還沒回家呢,挺晚了。

    “媽我車子出了點小問題現在發不動,人在阿越這邊,剛跟他聊了會兒天沒注意看手機,您別擔心。”

    “哎喲,我就說得買好點的車子,怪你爸摳門!閨女你人怎麽樣?受沒受傷?”

    “沒事,沒出什麽事故,車子這會兒在停車場擺著。媽你不能怪人家車不好,應該是我操作不當,明天看能不能開走,我今晚睡阿越這邊不回去,媽你把門鎖上,別等我,早點睡吧。”

    鬱媽猶豫了一下,又想到女兒這麽大個人,這些事她有分寸,就沒多嘴。掛斷之後她出去鎖門,鬱爸問車子怎麽?才開沒幾個月就拋錨了?鬱媽把原話說給鬱爸,鬱爸聽完樂了。

    “你還真信她說的?這不是車子拋錨了,是人的思想拋錨了。喬越他出去那麽多天,回來能不膩歪?哪舍得放人?你想想我們以前處對象的時候是不是這樣的?”

    鬱媽雙眼睜得老大。

    倒是鬱爸,想了想喬越的為人,說鎖上門睡吧,“他倆都不是稀裏糊塗過日子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你別管得太多,拿我們上一輩的老古董思想去看人家不合適。”

    第二天鬱夏穿著喬越買給她的裙子開車來的店裏,看她車子好好的不像出過任何問題,鬱媽信了鬱爸說的。這天她有好幾次欲言又止,鬱夏看她憋著也挺難受的,問怎麽了?鬱媽把人拉到店裏麵一個小角落裏,小聲問:“昨晚你們兩個……”

    “媽你相信我跟阿越不是鬧著玩兒的就行,別為我擔心也別為我操心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想到女兒的聰明能幹,這話的確沒法反駁,鬱媽隻是有點惆悵。

    她沒見證過鬱夏的成長。

    第一次見到這閨女就已經亭亭玉立並且成熟懂事不需要做爸媽的操任何心了。越相處就越覺得,你想為她做什麽還不容易找到機會,她把自己安排得太好,什麽都規劃好都想到了。

    #

    鬱夏這邊生活有滋有味,同她相較,童言太粗太长活还好非常煩惱。

    首先就是上班和開店的選擇問題,先說自家公司這邊,她是真沒興趣,童爸也不準備讓她繼續添亂,現在的選擇就是把大學的專業撿起來找個對口的工作,或者跟她爸借本錢去搞個店。

    社工的對口工作比物流公司還糟心,要在這兩樣之間做選擇本來不用猶豫,但她感覺借錢這個問題太不友好,要是流年不利不幸虧本,那她日子還過得下去?

    吃在家裏是不用花什麽錢,就連水果零食之類的也沒斷過,不用自己買,可她這麽年輕,購物約會什麽的總得要經費,一貧如洗怎麽行?

    童爸這個人很講原則,他說了就不會改口,童言看她媽容易心軟,想從這邊使使勁,結果童太太和丈夫一條心。

    她氣得不行,有什麽辦法?隻能找朋友們商量看看,集思廣益嘛。

    童言那些朋友裏麵,真心實意為她著想的有,這些人說的話往往不太中聽,反而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會慫恿她搞事情。比如這次,她找朋友商量說開不開店,被她問到的都說開!為什麽支持她開?因為童言要是開了咖啡館,她們以後就能上那邊去聚會,去那邊的話童言肯定直接請了,不會花錢。

    至於說她是盈利還是虧本,這個誰也不關心,你都說你家幾十個億,虧就虧了,有錢人開這種店不都是圖個興趣玩玩而已,還能是為了賺錢?

    童言說她爸的意思是這個本錢是從她生日以及過年的紅包裏提前挪出來,如果做虧了還不上,那她就準備樸素過日子:【我爸說沒點壓力我不知道做生意得精打細算,我媽安慰我說沒關係,讓我盡力做好,假如說努力之後還是虧了,就當花錢買個教訓,反正家裏不會缺我一口吃……我當時就想問她你覺得我被安慰到了?】

    【一般有錢人家分兩種,一種往死裏慣,一種往死裏管,你倒黴啊。】

    【聽你說你爸怎樣怎樣,我覺得他應該是很霸道很頑固的那種家長,輕易不會改變想法,言言你可選擇的餘地挺小的。】

    【把地方選好,店麵裝修高級一點,請幾個靠譜的師傅,再招些漂亮的服務員……生意應該挺好做的,感覺喝咖啡就是喝個情調,平常誰去?不就是朋友見麵或者約會的時候找個地方說話以及拍照片?你越高級越能吸引客人。】

    【你養父母開的那個蛋糕店生意不就很好?賣的也是甜品和飲料,K市有錢的多舍得花錢的也多,生意好做。】

    【……】

    提到她養父母,童言才下定決心。

    她好不容易換回來做上千金大小姐,不能比冒牌貨過得還差。想想也是,以前家裏那個烘焙店在她看來也就那樣,裝修一般,內容一般,不也有那麽多人光顧?她請高級西點師傅來做,再專門找個人來煮咖啡,不信還能比他們差!

    在朋友們的激勵之下,童言振作起來了,她想起前段時間認識的趙阿姨的兒子宋楊是設計師,會記得這個人還是因為對方長得實在不錯,一看就是社會精英。當日加了好友,之後還沒單獨聊過,童言借著咖啡館這個事戳了那邊。

    就從這天起,她天天找宋楊討論各種問題,很多本來應該是開店的人自己考慮清楚的,她都不知道。比如說裝一個高-->>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