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交換人生嘿嘿嘿(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童言收到好友的消息, 說某大牌上了款新貨,美得很,陸續有女星入手, 問她要不要來一件。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童太太又給她卡上轉過去十萬, 現在餘額十一萬三千六百八十八。

    她順口問了價格, 朋友說不貴, 一萬多點兒。

    要是捏著百萬大洋這價格的確不貴, 現在的她卻不太舍得。

    怕啊, 怕這十萬用完真的要等到過年或者過生日, 那到時候出去玩一圈連個咖啡都喝不起,還不如以前,至少家裏的麵包奶茶她可以隨便吃,雖然養父母會念幾句說那是要賣錢的, 讓她吃也拿快到期的特賣品, 童言不聽, 他們也不會怎麽樣。

    她煩躁得很, 回說不買。

    朋友繼續安利, 說她穿上肯定好看,顯白顯瘦顯高!一分錢一分貨上身效果不是吹的!

    童言在說與不說之間猶豫了幾分鍾,她實在憋不住,就跟朋友吐槽起來。

    【之前不是跟你說我親生父母是開物流公司的?】

    【是啊, 不是說幾十億家產等著繼承?幸運啊少女!】

    【老頭子不滿五十家產早得很,我現在就快過不下去了, 不明白有錢怎麽還這麽摳?】

    朋友問她怎麽說,童言懶得打字,直接扔了語音過去。講讀大學那會兒隔壁宿舍的徐嘉麗不也說資產過億,就這樣你看她吃穿用?哪樣不是名牌?生活費都是周周給,每周能拿一兩千。

    “之前我說搬回來之後我媽給拿了一百萬添置東西,你們說我媽大方,大方什麽啊!我把電腦啊手機化妝品之類的換了一遍,再買點衣服鞋子包包不就差不多了?昨天我給她講錢花完了,結果挨了一頓訓,還他媽是男女混合雙打,你說兩句我說兩句。”

    “說什麽?”

    “想也想得到啊,說你要敗家倒是先學會掙錢,錢是大風刮來的?又說什麽這麽不消停買買買幾十億給你也能刷幹淨,還說要經濟管製,以後過年過生會給錢,平常吃住在家零花錢沒有,說想花錢自己上班去。”

    她朋友一陣唏噓,問:“你剛回去他們就能拉下臉罵你?那以後還得了?你家那麽有錢對你那麽摳門?他們對以前那個咋樣?”

    童言說不知道。

    “我爸說家裏一直有這個規矩,隻是我剛回來不知道。”

    “我媽還催我考駕照的事,說‘夏夏都快拿到證了,她還比你後報名’……”

    “她也不想想我以前是怎麽生活的?我又不像那女的隨便就能摸到車,她怕是早就會開直接去約考拿證的。”

    學車這個問題,童言還真想多了。

    鬱夏有個屁的基礎?童家有司機且不止一個,自家人哪怕會開車也不太開。以前童太太讓女兒學過,但從前那個心裏虛,她騎自行車都慌,哪怕家裏有車等著她開也拖著沒去學,後來上班了還特地搬去公司附近的公寓住著。正因為知道這些,童太太才納悶,夏夏都能在兩個月內把證考下來,怎麽言言先報名的還慢這麽多。

    童言吐槽起來就刹不住車,她把憋在心裏的話全給好友說了,好友聽完也不知道該說什麽。

    心裏想的是不管之前的百萬還是現在的十萬,都很多了,她又想了想童言如今的條件,對她興許是不多吧:“那你現在怎麽辦?”

    “涼拌!我過來隻帶了身春裝,這兩個月買的多半也是春夏兩季的東西,現在卡上就剩十萬,秋冬還不知道怎麽辦……我媽也不算算一百萬能買多少東西,還覺得我花錢沒節製,我買啥了?不都是必需品?又沒買珠寶鑽石。”

    “不然你拉你媽逛街去?讓她付賬唄。”

    童言聽著眼前一亮,這倒是可以!心想家裏不是催她拿證催她上班?她可以在這上麵讓步一下,讓當媽的高興高興。至於說上班能不添點OL服飾?

    “你真是我救星!等我渡過難關回頭請你吃飯~”

    童言做計劃攻略童太太去了,為了招人心疼,她難得認真練了幾天車,為了讓親媽知道她那麽認真,又去找童太太的私人司機求教。搞得司機以為是駕校不負責,常給認識的人說以後學車別去那兒。司機也和童太太說,說童言她太粗太长活还好練得挺認真,這次應該能順利過吧?童太太聽了有點高興,心想上回在飯桌上沒白說她,總算還有點用。

    後來幾天童言撒嬌讓童太太跟她出去轉轉,童太太也去了,一開始她還挺高興的,覺得跟這個女兒總算親近了一點,兩三次之後就感覺不太對。一般來說逛街重點在逛,有緣看到喜歡的東西提上,走累了找個地方坐坐,童言的目的性太強了,進一家店就有合她心意的,換上就衝童太太撒嬌說媽你看怎麽樣媽我喜歡……

    童太太還跟她大嫂說言言好像變了,太粗太长活还好愛親近她了。

    結果回身就被打了臉。

    敢情是經濟管製下的應對措施,童太太苦中作樂想這女兒腦筋倒是動得快。

    因為看穿了童言的想法,說到逛街她也提不起興趣了,童言再約她也就是擺擺手:“媽不像你們年輕人體力那麽充沛,太粗太长活还好逛得累,我不去了。天也熱起來,出去走走就是一身汗,沒事真不想出門。”

    就這樣,好友給她出的主意也不好使了,沒等童言想出新的辦法,這一年高考悄然來臨。

    如果不是換了女兒,童太太一定要求兒子這幾天回家住,現在她不敢,隻得打電話去反複叮囑,讓周周注意這個那個,好好休息平常心對待穩定發揮。

    每次和當媽的講完電話,童周都要發消息去和姐姐吐槽——

    【我心態好得很,媽心態炸了吧,她今天給我打兩回電話說的都是那些,讓東西都帶齊別忘了,讓這兩天別喝冷飲萬一進考場去拉肚子怎麽辦,讓填答題卡的時候仔細點別錯位,讓進考場之後別慌好好審題……咱媽以前是當老師出身的嗎?比我們班主任還能講。】

    看童周還能淡定吐槽親媽,鬱夏覺得問題應該不大。

    她大考小考參加過無數回,蠻懂那種到臨界點的狀態,其實關鍵問題老師已經反複提醒了,尤其住校生,他們是整隊集合之後一起乘大巴去考場,上車之前還會讓你檢查隨身物品,出紕漏的可能性極低。

    再說小弟看著粗枝大葉的,該仔細的時候還是仔細,鬱夏就沒再反複說那些,隻是讓他放輕鬆點,以他的成績正常發揮就能考個很不錯的大學,沒必要給自己那麽大壓力。

    童周也沒什麽壓力,就算所有人都覺得高考太重要了,對他來說也還好。

    道理很簡單,家裏條件很差的話考崩了可能受不住,他反正對自己的要求是盡力就好,至於說臨場發揮這要看命,退一萬步講就算考得不盡如人意,反正自家開公司的以後不會麵臨就業問題,沒必要逼死自己。

    童周一派輕鬆上了考場,鬱夏還抽空給她養母去了通電話說周周高三這年成績都很穩定,穩中有升,不用擔心。童周在考場裏埋頭苦算,鬱夏拿了份報紙坐在烘焙坊裏,她大致掃了幾眼,看題目偏難,心裏就更踏實了。

    考得簡單的話,很多題目隻是單純套公式,不需要有很深的理解,難度一旦加起來,掌握得好與掌握不好的差距就會拉大,童周學習挺好的,這回的題目對他有利。

    鬱夏審著考題,旁邊鬱爸剛給個小夥子找了錢,問她看得咋樣?

    “看題目比去年難些,童周應該應付得來,爸我明後天可能還要去他學校一趟,幫忙打包收拾一下宿舍裏的東西,給做做衛生。他在那寢室住了三年,別等走了之後剩下個亂糟糟的豬圈,累死人家舍管阿姨。”

    鬱爸說行,說兄弟考完了讓她帶著出去吃個飯什麽的,緊繃了一年也到輕鬆的時候。

    #

    和鬱夏估計的一樣,童周考完自信得很,鬱夏和養母打了個招呼說她去接人,就開著車去了一中,出發之前還在店裏拿了幾樣熱銷的甜品,提了幾個飲料。鬱夏進他宿舍把東西往桌上一放,-->>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