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交換人生嘿嘿嘿(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鬱夏領喬越去附近小公園坐了一會兒, 先關心了他的情況,問他家裏怎樣?適應得好嗎?喬越毫不猶豫說挺好。鬱夏覺得她男朋友君自信了很多,心有疑惑, 喬越看出她不信,講自己現在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哪用得著適應什麽?

    “……孤兒?”

    想她上個世界是善堂出身, 劇本給得倒是公平。

    鬱夏擔心他一個人能不能將裏裏外外收拾妥帖, 喬越伸手拍拍女朋友的頭說沒問題。

    他睡在家裏, 吃在外麵, 大掃除有鍾點阿姨做, 平常隻需要簡單收拾而已。喬越做飯雖然不行,獨立生活經驗還挺豐富,知道怎麽讓自己過得舒坦。他也挺喜歡這世界給他的設定,家庭結構越簡單越好, 這方麵他一直苦手, 太複雜玩不轉的。

    “不說我, 夏夏你還OK?”

    “我很好啊。”

    喬越盯著她看了一會兒, 想從表情上看出點什麽, 卻被鬱夏捧住臉:“說吧,你在小黑屋裏看到些什麽?為什麽這麽擔心。是電影?還是電視劇?”

    都不是,這次很特殊,當他坐在小黑屋裏, 擺在他麵前的是挺厚一疊打印紙,喬越立刻想到這就是接下來的劇本, 他拿起來看了,是打印下來的論壇高樓,樓主發言被標紅框了出來,說是親眼見證了一樁奇葩事,她不吐不快。接下來她就給網友講述了一個因為某些失誤導致兩家人抱錯女兒,並因此釀成的一出鬧劇,連載到最後鬧劇已經上升為悲劇了。

    發帖的似乎是童言的同學,她知道的信息有限,說得都比較概括,詳情不知。

    起初就和鬱夏梳理的一樣,但在原本的劇情中她做了不同的選擇,考慮到專業對口業務上手原身幾番猶豫之下還是留在了她養父的公司上班,她做得很好,就因為做得太好,對比之下童言好像隻會花錢。

    剛換回去那段時間,童言痛痛快快享受了一陣子,吃吃吃喝喝喝買買買停不下來。

    童太太一開始沒說她什麽,一則母女之間並不親昵,有些話不便開口;二則她被烘培坊夫妻養大,前麵二十多年童家都不知道她的存在,難免心有虧欠。

    本來想著她過來也沒帶什麽東西,添置衣物以及生活用品是應該的,可童言的購物癖超出了童家人的想象,她像窮怕了一夜暴富一樣,以前隻能看別人穿戴的名牌現在她都能擁有,她完全沉浸在這種世界裏,拔不出來。

    換回來的女兒像這樣,童家人心裏也不是滋味,童言占有欲很強,什麽都要,跟童周也不對付。別說童周,大伯家的童遠和三叔家的童年也跟她玩不到一起。她忙著物質享受去了,沒第一時間經營起親情關係,過了幾個月童奶奶做壽,童言還跟個邊緣人一樣,親戚頂多礙於顏麵敷衍的誇讚兩句,轉身誰不是搖頭。

    都覺得換虧了,真的虧了。

    以前周周和夏夏兩姐弟感情多好?多讓人羨慕?現在這個就跟個攪家精一樣。

    童奶奶看不下去了,讓二媳婦管管,童太太想著她也該買夠了,總得考慮一下正事,比如找個工作,大學畢業已經兩年總不能閑在家裏靠逛街花錢玩遊戲混日子?家裏是有錢不假,這錢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那麽大個公司夫妻倆還能管幾年?後麵不得兒女頂上來接班?

    童太太和童言談了兩次,又跟老公商量一番,將她塞進了公司。童言大學讀的社工,本來想著哪怕專業和自家生意不對口,這個專業總該教會你耐心細心與人溝通解決矛盾……具備這些方麵的素養在公司能吃得開,但是童言做得並不好,她並不主動也不積極反而更像是去混日子的,和業務能力十分強做什麽都能令人放心的鬱夏成了鮮明對比。

    她倆本就存在對比,作為被抱錯如今換回來的雙方,讓親戚朋友拿來比較是自然而然的,這興許讓當事人感覺難受,但人之常情不可避免。

    當你鬧著要交換回來,就應該想到後麵可能麵對什麽,任何一個決定帶來的都不會純粹隻有利益。

    童言沒想那麽多,她心裏隻有幾百萬和幾十億家產的對比,烘培坊的生意的確不錯,鬱家有一套自住房,有一間店,還有二三百萬存款,以K市的生活水平來講,真不差。他們和童家還是沒法相提並論,自從知道親生父母身家幾十億,童言就沒法接受這個落差,哪怕童家再三表示就算不換回來他們也會補償,房子車子股份存款都會給她,她還是覺得自己虧了。

    不想吃虧,更不想讓鬱夏占便宜,這就是死活要換回去的心態。

    當她越來越多的被拿來和鬱夏做對比,童言感覺難以忍受,她在家覺得窒息,在公司也頻頻出錯,好幾次出了狀況善後工作都是鬱夏負責的,結果就是她被批評對方得表揚。更氣人的是童周,從他知道這事,就沒對親姐姐表示任何好感,發現童言什麽都做不好唯一擅長的隻有享受之後,兩人的關係可以用劍拔弩張來形容。童言進公司的時候童周還在讀大學,偶爾回家一趟聽老爹鼓勵童言讓她注意哪些方麵工作上要加把勁,他都會跟著潑涼水,說指望她還不如指望你兒子,她除了花錢做好過任何一件事?

    以前鬱夏和童周關係非常好,他們姐弟不存在爭奪家產這個層麵的競爭,換回來之後有了。

    童言討厭這個弟弟,童周也不喜歡他姐,隻恨不能將人趕出門。他堅持認為是童言尋死覓活要換回來攪亂了全家人的生活,讓人人都很煩躁,本來要是不換回來,她能得到的份額不會少,當親戚走動反而不至於兩看生厭。

    這時候童言終於意識到千金小姐不好當,心裏後不後悔隻有自己知道,她做了什麽呢?她並沒有改變或者提升自己,簡單粗暴的將過錯推給鬱夏,覺得是因為有她才會這樣,讓她滾蛋讓她消失讓她別再出現在童家任何人麵前。

    兩人爆發了一次激烈的爭執,是在下班之後,在距離公司很近的大街上。

    鬱夏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麽過分的事,她覺得講不通不想多談,童言不讓她走,兩人就在馬路邊推搡起來,童言是控製下用了猛力,鬱夏踩著高跟鞋一個踉蹌跌了出去,撞上路過騎得飛快的摩托車,她被摩托車撞飛出去,跟著又是二次事故,人就沒了。

    ……

    開帖的時候樓主都沒想過最後是這樣,這次事故上了新聞,媒體順藤摸瓜扒出雙方關係,這故事簡直令人唏噓。

    喬越看這個打印出來的論壇帖看得頭疼,頭要炸了。

    他剛看完還沒來得及消化就被小黑屋送了出來,再一調查發現兩邊已經把女兒換回去了,喬越去物流公司那邊等過鬱夏,沒等到人,問過才知道她已經離職。

    離職好,離職之後不用跟童言多做糾纏,他又去公寓那邊等過一次,聽說人已經搬走了,打聽了一番才選擇周末到K市一中來等。喬越想起來了,帖子裏提到過童言跟她那些朋友說過很多次,她覺得鬱夏在挑唆童周,說她明明是個冒牌貨都被拆穿滾蛋了還每隔一段時間跟童周見麵,不知道兩人聊了些什麽,隻知道童周對她非常惡劣。

    因為不確定她過來的時間,喬越老早就來等著,還以為今天又要失望而歸,現在看來運氣還成。

    這個故事倒沒什麽不方便講,喬越提著重點說了說,鬱夏含著薄荷糖耐心在聽,結果到出車禍就沒有了。問喬越之後呢,他說後麵的內容沒看到,小黑屋隻給了這麽多。

    “是這樣啊……”

    喬越點頭,過了一會兒才問:“夏夏你怎麽想?”

    “盡量化解不必要的衝突,少與她同框,做該做的事,往後看看再說。”

    之前就覺得童言鬧著要換回去挺怪的,還猜測這背後是不是有什麽故事,照這個劇情可能是她想多了,對方大概隻是單純向往更好的生活。這本身不是錯,隻是二十多年養育之情在金錢勢力麵前變得一文不值,烘培店夫妻恐怕相當難過。

    鬱夏靠著喬越靜坐了一會兒,看時間差不多了,說準備回去。

    她剛要站起來,就被喬越拽回去,喬越伸手把人抱在懷裏,蹭了蹭,眼巴巴問:“那我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