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修真之神級幸運(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淩瑤很不想衝鬱夏開口, 明明一樣被選中帶入仙門,她拜入的還是天下第一宗,結果落魄之斯, 這讓她感覺難堪。

    但沒法子,感覺快到絕境了, 現在的情況很不好, 假如不能改變, 隻能一路尷尬墊底繼續受製於管師兄, 沒法脫身。她必須得有個契機讓自己飛快的趕上來, 要變強, 變強了才能免受欺侮,變強了才能清算舊賬。

    淩瑤看向鬱夏,問她能不能幫幫自己,這是她說過最難為情的話, 說這話的時候她藏在道袍底下的手握緊了佩劍, 感覺非常羞恥。

    “我認為你該同你師傅談談, 他才是最明白你情況的, 我不了解天道宗, 不知道貴宗武學該怎麽修煉,也不知道要如何幫你。”鬱夏沒感覺局促,也沒有尷尬,回應淩瑤的樣子看起來十分坦率。

    淩瑤擺頭:“問題不在武學理解。”

    “在什麽?”

    “……在我資質太差, 我是三係雜靈根,根本吸收不了多少天地間的靈氣, 總要靠靈石修煉,宗門發下來的資源有限。”

    鬱夏想了想,問:“我記得同屆還有四靈根修士,門派不為你們考慮?好比我們萬獸宗,假使實力不足夠外出曆練也可以領一些相對簡單的任務來做做,有些隻要耐心足夠都能做好,多做一些就能換取資源。”

    淩瑤有些煩躁,她搶過話去,語速很快的說:“我沒有時間去做那些繁瑣的宗門任務,我要入定修煉!”

    “到佛宗這麽久你今天才來找我,說想敘舊,我想了想,咱們在善堂的時候走得不算近,說來真沒什麽可敘的。你是不是有話想對我說?這樣的話直接一點。”

    都說到這份上了,淩瑤心一橫,講了她的訴求,想借資源。

    “你是天靈根,還是嫡傳弟子,宗門發下來的東西不會少,你修煉用不到靈石,能不能把你的靈石借我一些?我想快一點築基。”

    “你知道,丹藥法器都要用靈石買……”

    鬱夏剛起了個頭就被打斷了,淩瑤直勾勾看著她,那眼神很亮,帶點兒咄咄逼人:“我見過你跟人鬥法,你不用丹藥也不用靈石,你需要的天材地寶有妖獸送你,我不要別的隻想借點靈石而已,你借我一千,哦不,八百,五百也行!”

    這邏輯挺神奇的。

    就好像在凡塵俗世你日子過不下去了衝到別人家去,衝人大呼小叫說借我一百兩銀子!不然八十或者五十兩都行!我日子過不下去了我要錢!

    可是誰又欠你錢了?

    鬱夏有錢,哪怕她把出售靈米所得的絕大部分換成了材料供喬越煉器,也剩了一些備用,她這人從來喜歡給自己留條退路,很少會逼自己上絕境。淩瑤想借的一千靈石她有,但她不願意借出去。

    “你知道吧,靈石對於剛入門的修士來說是非常貴重的,門派每次隻會發下一兩塊,你問我借一千靈石就好比在俗世裏張嘴問人借一千兩銀子,不管我有沒有這麽多,我都不認為咱們的關係有好到能讓我毫不遲疑把這筆錢借給你。天道宗和我們萬獸宗相隔很遠,假如我借給你,又什麽時候才能把它收回來?四年時間我們才不過見了一麵。”

    淩瑤來找鬱夏的時候就設想過很多種情況,她最希望看到鬱夏愧疚,自願彌補她。但鬱夏沒有,她被迫選擇了最不想選的那條路,直接開口借靈石修煉,本來以為她會說沒那麽多,自己也退一步,有多少借多少。

    結果她說什麽???

    淩瑤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她盯著鬱夏看了好一會兒,才張嘴說:“你、變了很多,以前你不是這樣的,以前你……”

    “我不記得做過拚著虧待自己也要幫助別人的事,我覺得你可以站在我的立場想想,假設我有一千靈石,我現在借給了你,那我自己需要買東西又怎麽辦?我不能讓自己陷入這樣的尷尬之中,假如真的走到這一步反而還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會讓我抱怨你為什麽還不把欠我的還來,我認為關係不夠親密的朋友之間扯上錢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尤其還是巨款,我甚至還要考慮你能否還上多久能還上。”

    很難想象有人能毫不尷尬的說出這麽犀利直白的話,鬱夏辦到了,她說的時候雖然沒帶著笑,表情還是很溫和,語調也是柔和舒緩的,仿佛就是老友閑聊一樣。

    淩瑤覺得她被人扇了兩耳光。

    開口問人借靈石已經是極限了,她姿態都這麽低,隻差求人,對方竟然毫不動容。鬱夏自己築基七階風光八麵,卻沒想想以前的朋友出在怎樣的境地,不想想人家沒這些靈石會怎麽樣?會不會墮入深淵。

    太冷血,太無情,太可怕了。

    “萬獸宗將你教得真好!你再也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鬱夏了!你變了!你讓人認不出,你真可怕!”

    淩瑤邊說邊搖頭,她睜大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又現場表演了一出割袍斷義,說以後再也不會來煩她,讓鬱夏也別再跟人提起說和她淩瑤是從一個地方出來的,她沒這樣的朋友!

    鬱夏:……

    這種話她以前也沒說過啊。

    回去的時候鬱夏還是恍惚的,還在想我是誰我到底做了什麽就冷血無情無理取鬧了?講點道理,善堂有點像後世的孤兒院,鬱夏和淩瑤等於說是同一個孤兒院的孩子,他們以前就不熟,隻是碰巧被同一個高校錄取了,淩瑤去讀了,鬱夏機緣巧合去了另外的學校,結果兩人之中一個順利一個不順,幾年之後再見麵,其中一個問另一個說你借我百十萬創業,你現在發展的這麽好連百十萬也舍不得?你不借給我你考慮過我會多慘嗎?你冷血無情無理取鬧!

    說白了非親非友的,憑什麽毫不猶豫借你那麽多靈石?

    要說你人品奇好無比也就算了,關鍵你特麽人品也不好啊,搞不好借了還要遭埋怨,還嫌你出手不夠闊綽,甚至於說前次借的還沒還上就能找你借第二第三第四回……

    小說裏頭鬱夏勻了多少東西給她,也沒等來任何報答,最後還送了命,她死了之後也沒見淩瑤有多難過,重點刻畫的還是她慶幸自己擺脫了那令人恐懼的邪修。

    這種人值得接濟嗎?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