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農家子的榮華路(1/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AD1
AD4
    喬越沒等到曹耀祖來陳鄉賠罪, 因為康平縣出了件大案,曹耀祖就是這案子的被害人。不止他,曹老爺和太太房氏也跟著一起上了路, 一家三口喝下摻砒/霜的雞湯,是毒死的。

    動手的據說是少夫人遊氏, 她花錢收買底下人弄了藥, 親眼看著曹家三口毒發身亡, 人死了還拿匕首剖了曹耀祖的心, 說想看看是不是紅的。

    自從曹家父子被罷官, 府上就荒涼許多, 做短工的相繼辭了,隻剩下一批賣身給府上的奴才。這些人走是走不了,卻能趁著太太心思不在往外弄東西。事發至今,他們家產折了不少, 很多古董啊字畫什麽都被管家偷偷弄了出去。

    出事的時候, 主子們正在用膳, 房裏還有兩個丫鬟伺候, 看三人齊齊毒發, 丫鬟都嚇傻了,又一看少夫人笑得癲狂,她們還有什麽不懂?

    兩人尖叫著衝出去,邊跑邊嚷嚷, 不過眨眼闔府上下都知道遊氏瘋了她毒死了主家三人。

    有人不知所措,也有人趁著空檔闖進太太房裏翻箱倒櫃, 想找出自己的賣身契,撕毀之後逃出府去。

    房氏藏東西仔細,一時半會兒愣是翻找不出,幾人將翻出來的銀票分了分,心一橫,給正院放了把火,想把府上奴才的賣身契連同房子一起燒掉。

    曹家在康平縣也算高門望戶,讓一把火給燒了多半,衙役廢了很大力氣才滅掉火,滅幹淨了才發現,妾並家仆倒是逃出來了,主家四人都死在這場火中。其中兩人是趴在桌上死的,一人倒在地上,胸膛疑似被剖開,另有一人趴他身上。

    康平縣寧靜富饒,往前數幾十年都沒出過這樣的慘案,衙門焦頭爛額。索性案子並不難破,逃出來的家仆都能證實,少夫人自從跟少爺回來就受到許多苛待,尤其太太不僅打爛了她的臉,之後更是變著法收拾她,少夫人同少爺吵過兩次,後來不鬧了,沒想到她這麽狠能下得去手毒死相公和公婆,還不止……仵作驗過之後發現,躺在地上那具男屍應該是曹耀祖不假,他被開了膛剜了心。

    卻說趴在他身上那具女屍也不是燒死的,她同樣是毒發身亡,衙門說那就是曹家少夫人遊氏,她自知罪孽深重,逃不過刑律製裁,故而畏罪自盡。

    一出滅門慘案,凶手還是自己娶回來的媳婦,最無解的是這人她也死了,案子根本沒法追究。

    事情傳開以後,本來恨曹耀祖入骨的農戶都有些恍惚,看著放在屋簷下的潲水桶子,他們心裏空空落落的。仔細想想,曹家三口哪怕都不是好人,可遊氏也太離經叛道了。

    殺夫不說還帶著公婆一起上路……這、這遊家到底是怎麽教的女兒?

    這樁滅門慘案在眨眼之間傳遍康平縣城,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向周邊蔓延,數日之內全臨州都聽說了。又聽說曹氏宗族商議之後決定替曹耀祖休妻,將遊氏除名。

    遊氏死都死了,丁點感覺沒有,慘的是遊家姑娘。

    事情傳到岑州,岑州百姓震驚了,遊家在他們那邊的名聲可比在臨州大得多,遊老爺畢竟當了那麽多年知府。

    之前遊老爺被罷官,就有衝他知府名頭來攀親的麻溜退婚,算一算他家在幾個月內被退了兩起。這樁慘案傳開之後,就不是被退婚的問題,嚇破膽直接休妻的也有,都說遊家姑娘他們是不敢要了,已經嫁出去好多年的都被休回娘家,還沒嫁出去的基本沒指望了。

    遊府女眷都在抹眼淚,咒遊氏不得好死,咒她死後下十八層地獄,嘴上罵得再痛快又有什麽用呢?她走得痛快,她死了,活著的人被她連累遭了大罪。

    爹娘為她一夜老了不少,家中姐妹排著隊尋死覓活,遊家這般光景,當地人看了唏噓不已,都說遊老爺興許是有私心,想提拔女婿,說起來也算是個好官,他這些年為百姓做了不少事,怎麽因為一個女兒沒養好,就落到這般田地了。

    一年之前,遊家還欣欣向榮,如今敗勢已顯,日薄西山。

    #

    滅門案之後半個月,萬榮好不容易抽出一天時間,去了趟陳鄉,這個時候,外麵早就傳得風風雨雨,民間有無數種說法,喬家人也談論過兩回,直到萬榮過來,聽他講過才把前因後果鬧明白。

    曹耀祖原先花言巧語哄騙遊氏,借遊氏攀上岑州知府,這才當上富山縣令。現在他官路斷了,嶽父也敗勢了,就懶得再裝模作樣,他在遊氏跟前現了原形。

    曹家家仆說少爺和少奶奶爭吵,吵的就是這個,遊氏質問他兩回,說你從頭到尾是在騙我?沒喜歡過我?曹耀祖小瞧了遊氏,沒想到遊氏能滅他全家,還說是別家聰明姑娘少了?我憑什麽看上你這麽個蠢貨?因為你傻你好騙你得寵你還有個從四品的爹!

    看得出來他心裏是真的很恨遊氏,恐怕將這回遭的罪通通算在遊氏頭上了,這才會壓抑不住心中憤懣說了心裏話。

    本想著你爹也就這樣了,還忌憚什麽?

    沒想到啊,吵這兩回徹底激怒了遊氏,她竟然偷偷弄了砒/霜,一次藥死了曹家三口人。

    萬榮還說遊氏恐怕是真心實意對曹耀祖,她是服毒之後趴在曹耀祖身上死的,跑出來的丫鬟們說少奶奶根本沒有要逃。

    案情講明白了,萬榮還歎了口氣,說早些年真以為曹耀祖是少年俊才,哪怕後來發覺他人品有瑕,也料想不到竟走到這步。想想他弱冠之年便中了舉,學問才幹都不缺,落到這般下場,惹人唏噓。

    萬榮說的時候喬越老神在在吃著茶,鬱夏沒去想曹家如何,她想了想遊家,心想這案子應該能給天下父母提個醒,生而不養是大過。

    遊氏是為自己出了口氣不假,也把全家拖累慘-->>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AD2

章節目錄

AD3